featured, Interview
發表迴響

Absurd Interview:洪申豪

你說這個城市沒有龐克,你錯了!」年過三十,臉上尚帶有幾分稚氣的洪申豪在去年的《split》有一曲〈You & Me & Nothing New〉寫著這樣的自說自話。自己錄歌、自己做唱片、自己印自己的t-shirt、作自己週邊,Absurd Creation對於這個堅持龐克、D.I.Y.精神的Punk kid一直十分推崇和欣賞。今年,適逢本地Emo樂團Emptybottles.的專輯發佈,洪申豪作為嘉賓來港演出,我們亦榮幸可以跟他作有一次有趣而「好玩」的對話。(編按:特別感謝Emptybottles.的Rocky(即下文的Lok)幫我們為這次訪問牽線,Absurd仝人在此鞠躬。)

just for funicon9992

Absurd:甚麽原因促使到你成了這次 Emptybottles. EP發佈表演的嘉賓

just for funhead: 一開始是Emptybottles. ,就是Lok,他先在facebook 直接私訊我,然後我就聽他們的demo。我一聽就知道這是個Tim Kinsella的fan appreciation,有非常American Football, Midwest Emo 的影響,然後我就覺得「Okay,他是我的朋友了。」(笑)

一開始是想我幫他們發行,我覺得他們都是很棒的,所以說:「Okay,沒有問題。」然後中間大概過了一年多吧,中間香港發生很多事台灣也發生很多事,佔中呀甚麼的。然後他們就把專輯伸出來,我就沒能幫他們做到發行,因為中間有一段時間沒聯絡,但Lok還是寫信给我說想請我過來,當他們的opening act,問我願不願意,然後我就說:「當然okay,原本是幫你們發片,卻未能成事,現在當你們release show的opening,絶對願意。」甚至,兩個星期後,他們去台灣巡迴,就變成我找他們的樣子。(Absurd:所以他們將去台灣?)對,他們將會去台灣。

洪申豪於Emptybottles. EP release show @Hidden Agenda

洪申豪於Emptybottles. EP release show @Hidden Agenda

Absurd:再度來港,有甚麽感想?

just for funhead:這一次,因為我才來第二天嘛,我還沒有機會去看,都在跟年青的朋友見面。上次因為是我個人的tour,所以比較少碰到玩團的人。(Absurd:是Light Coral 的那一場嗎?)對,上次找我的島米,他們也不是玩團的人。這次book我的人是Emptybottles. 的Lok,比較多機會跟玩樂團的年輕人聊天,所以可以從他們的角度去了解現在的香港。

Absurd:你覺得台灣跟香港的音樂文化有甚麽分別,或者你會否一些個人的觀察?

just for funhead: 我覺得台灣跟香港的音樂文化,總體大概來講,其實還蠻相近。因為台灣跟香港的音樂,大概從七十年代吧,開始互相影響。七零年代的台灣歌星,像鄧麗君,在香港也紅;香港的歌星像許冠傑,在台灣一樣也紅,大家互相影響。我們台灣也同時受到歐美跟日本的文化相當大的影響。所以在這之上(港台)基本上是一模一樣。我們八零年代的歌手一直也一樣翻唱日本的口水歌,這是完全一模一樣。語言上雖然發音不一樣,但你們的歌詞都… (Absurd:重那種文學性?)對。所以就pop來講還蠻接近的。

可是就Indie來講我覺得蠻不同。就我接觸香港的Indie就是從九零年代,二千年初那時候的 Hardcore和Punk,像 King Lychee、五嶽劍派跟台灣不一樣的是,在台灣有(Hardcore和Punk團),但是沒有像香港這麼大的 Hardcore scene。台灣曾經有過Punk的scene,但現在也不是那麼大了,反正就是Indie。我覺得差別是現在香港Indie的規模比較小,當然很多新的年輕的團我沒有看到,但是相比台灣,台灣的Indie樂團好像要多一點。

Absurd:我從香港這邊看,就是觀眾比較少,感覺往往都比較缺乏熱情和動力。我在網上看到一些你們的演出片段如「社會演說」,氣氛也是挺好的……

just for funhead:其實情況不太一樣,因為我們真的是經營了很久,透明雜誌一開始的現場其實也是非常 awkward,非常尷尬…… 我們一直在鼓勵大家來跳舞的,但是我覺得更健康一點的就是看一個新團,從他們的音樂上感受到groove,那就去跳嘛,但台灣不是這樣,是新團的話大家根本上是不會跳,因為沒有人開始去跳,我覺得這樣是蠻不自然的。你看到透明雜誌在Youtube的片段,大家都好瘋狂,因為我們在五年裡都一直說「一齊跳一齊唱吧,不要企在這裡 (Please move. Please dance. Please sing along. Just don’t stand there.)」,所以我覺得觀眾的距離感還是一樣的。現在我都蠻懶了,不想像說教般,你們想怎樣便怎樣吧。反正我知道,我自己在演出裡開心就行了。如果有年輕的樂團要去帶大家跳舞,我覺得是okay的,就跟我們當初一樣。只是有一段時間我常叫台下跳舞,我自己也覺得很煩…..

quotetest

Absurd:透明雜誌來香港演出時,我也有去,然後是沒有人在跳舞。

just for funhead:對,那時我覺得,哇,其實香港的觀眾…..(Absurd插道:我們幾個在跳)大概看到有一群人想跳,我也感受到這邊人是有點不一樣,大部份人還是很冷靜的在企。因為在台上可以看清楚全場,所以大概知道那邊的人想動,但是因為動了就尷尬,前面的人不動嘛。


Absurd:龐克文化上有所謂DIY Ethic,由場景、錄音,再到宣傳都冀望自家製作,作為堅持判客精神的你是如何看待DIY這個概念?一般對DIY的想法都會是在家煮煮飯、鑽鑽木的感覺。

just for funhead:我先講我怎樣看DIY這一回事吧。現在是2015年,DIY這東西大概是80年代左右出來的,大概是三十年前的事了。對我們來說,(DIY)這件事是最自然不過,但因為我們在一個很差勁的場景裡,現在我都33歲,我仍然跟十幾年前一樣說叫大家DIY,我覺得「Come on…! 我們來講些別的吧」,但是還是要講。我們朋友之間已經不會再討論這種事情,因為這些是我們十幾歲剛接觸punk時討論的事,我們現在都三十歲了,都不太會討論這些。

這件事情本身,是從美國的龐克文化中產生的,可是那個時候美國的龐克也是受到英國的indie影響。我稍為講講一些歷史吧。龐克大概是1976,77年左右,CBGB、Ramones冒起的那段時候出來。後來有一段時間,主流的媒體說:「Punk is dead!」,但其實在80年代英國Punk變成後來的Indie,就是Sarah Records、Shinkansen這些。他們玩Indie-Pop,但是做法上是Punk的。因為他們自己做自己的zine、自己搞自己的show、搞自己的 label 然後自己發行,其實都是龐克的東西。雖然他們音樂上受到The Smiths 的影響,是玩 Indie-Pop。這種東西在80年代,又從英國影響回去美國,然後出現了像 Dischord Records 這些label…..

Absurd:算嗎?美國本身也有這種DIY東西吧?

just for funhead:我記得Ian MacKaye他有一個訪問,他說很多朋友問他「你做這個是要跟主流的公司對抗嗎?」他說:從來都沒有。他只想做自己的事情。他的 idea 其實很簡單:我做自己的事情,別人別來管我。這樣子的話有好有壞,因為別人管你,也同時會出錢給你。DIY呢,punky一點來說,其實錢不是甚麼問題,質素上我們可以在自己的掌握裡面把它做到最好。當然不是說能很貴的錄製,那沒關係,反正就盡量做到最好吧。喜歡龐克的人大概也知道自己想要的質素是這樣。

所以從80年代開始DIY – Do It Yourself,這個字在美國越來越普及,主流的媒體/公司聽了後就開始推廣,例如一些homemade的工序,都標榜是"You can do it yourself at home"。所以這個概念一開始就很簡單,就是自己動手做。龐克把它發揚光大,然後主流的社會也接受這種做法。一般人會想出街吃飯很貴或者不健康嘛,所以自己在家煮飯,其實道理是一樣。你在家自己做音樂,因為在出面公司做可能要做自己不願的事,自己做就可以自己控制質素,可以全權控制所有細節,別人不能管你的事……就是這樣,很簡單的事情。所以其實一般人對DIY的想法也沒有錯呀。你說DIY人們想到的是自己做飯、自己在家做椅子吧,那音樂也是一樣,為什麼音樂不行呢?

Absurd:DIY在主流音樂和文化上的體現,你能舉些具體例子嗎?

just for funhead:我覺得,其實主流文化一直是從次文化中找東西到自己去,然後嘗試從中賺很多錢。但真正的DIY精神在主流也不會有太多體現,因為有時候,indie stay indie, mainstream goes mainstream,那個過程一但變了就是變了。我舉個例,好像Green Day,他們一開始是在地下的punk scene裡頭的,後來被大公司簽了,人們就會覺得:那好呀那還是Green Day。但是其實那個做法一但變了,雖然他們的音樂還是一樣,可是整個東西可能都變了。有時候是這樣子。DIY對我來說始終是indie、punky的東西。

洪申豪 @White Noise Records

洪申豪 @White Noise Records

Absurd:記得有一場的You & Me,你以「做自己的zine,看免費的gig」作主題,鼓勵觀眾帶zine進場。這個做法很獨特,也上溯Riot Grrrl和C86的fanzine文化,你當初是怎麽有這個想法?

just for funhead:其實台灣90年代之後一直有人在做zine,可是都比較像art zine,或是一些很個人的zine。我覺得zine就是zine,都是好的,但因為這些都比較個人,它跟fanzine就比較沒有連繫,所以我那時候就說,為什麼都沒有人做fanzine?如果你是Punk樂迷的話,你應該要做fanzine來分享你的想法,那就可能有新的movement,台灣自己的movement出來嘛。因為台灣人很在意錢的事情,所以如果有一個免費的event的話,一定會很surprised,可是後來這個event也沒有做出來,只是一開始有這個想法。台灣人還是很被動,你知道搞一場免費event,說如果你們帶自己的zine來,然後讓你們免費進來。但在此之後大家也就停在那邊,沒有成事。我想這不是整個問題的最終解決方法,但我還是很支持大家去做zine,因為自己的門檻可以很低,你做再爛的封面也可以是一個zine。可是台灣的年輕人沒有這個想法,我遇到很多年輕人都跑來跟我說他們想做zine但是沒有錢,然後我看到他腳上穿的是 Nike,我說:「你知道 Nike 賣多少錢?」他說三千多台幣,我說如果你有三千多塊的話你可以做超多本zine!

quotetest2

我那時去美國玩的時候,我買到超多有趣的zine (Absurd插道:可能是政治性的東西),政治性的也好,也有漫畫zine;有些是超好笑的,裡面全是笑話。它們都是爛爛的,也有些是做得很好的、想收藏起來的都有。其實我覺得zine的門檻跟龐克樂團一樣,他們沒有甚麼技術,也沒有甚麼金錢,你想做就去做。基本上我想要推廣龐克或zine的文化就是要說它很簡單,不要把它想到太難。你去做,你就會發現有趣的地方,你就知道你下次有哪裡要改進。At least you give it a try, do it yourself one time.

Absurd:你經常提到「好玩」這回事,對你來說,甚麼是好玩?

just for funhead:「好玩」當然是一件很個人的事情,有人會覺得Hip-Hop的派對很好玩,有人會覺得吸毒很好玩,有人會覺得sex很好玩,有人覺得喝啤酒好玩……有各樣的講法。但是我覺得,我們總的來講,譬如一個有很多人的party,一定會比人少的party好玩,因為人多熱鬧嘛。如果香港有十個樂團,全都是龐克樂團,然後突然有個人走出來說:「Fuck Punk! 我要做Hip-Hop!」他就會變得很有趣,因為他變得很特別嘛。人們可以說「欸你為什麼不跟大家玩Punk」,但他可以跟大家不一樣啊。我覺得在一個已經很慣常、很穩定的狀態,你去做一些不同的事,就會變得很好玩。把它拿到現在台灣社會來講,一百個年輕人入面有九十個都是聽周杰倫跟蔡依林,但只要有一兩個人出來玩團,辦自己的派對,我覺得就是好玩。他不一定要Punk,不一定要Hip-Hop,但是要嘗試自己的可能性。就算我可能不喜歡你的東西,如果你去試,我也會覺得這是好玩的做法。所以好玩不一定有個既定的樣子,我有我的好玩,你有你的好玩。但對於一個很穩定的社會裡面,如果你走去挫挫它,做點不一樣的事情,那都是好玩了。我的定義有點像是counter-culture或subculture。說實話,不管你住在哪個社會,主流社會都是沉悶的,所以我們要做有趣、獨特的事。Don’t be a sheep!

Absurd:去年出的EP同名曲〈Bored〉,嚐試了Hip-Hop的風格,和以往做大相徑庭。會否為你帶來難度?

just for funhead:基本上這個idea是一個玩笑,但一面它是玩笑,一面我跟我的朋友都很喜歡Hip-Hop,所以我就想試試看。我跟朋友們私底下都會freestyle,很lame很lame的freestyle,可是我們會一起做beat,會互相合作,譬如我做了個beat,然後掉給我朋友說你試來rap rap看,然後我只想說: What the hell(笑)就有些話,我不想用唱的方式,我想用一種比較cool的方式去呈現它。那Okay,我就試試做Hip-Hop和rap吧。我知道我的rap是蠻lame的,我不是一個好rapper,但I just give it a try。我還是要說,像〈Bored〉這首歌,它的歌詞還是我真的很想說的東西,雖然我的flow都是lame of the lamest lame,但我仍然是很想做。

Absurd:我覺得Bored的題材,比之前的……(洪: 更直接對不對),像以前一隅之秋、透明雜誌都比較有anti-social的感覺。但Bored就是很直白,I don’t fuck this shit的感覺。

just for funhead:對對對(笑),你總是想用很gangster的方式去把它說出來。I’m not trying to be somebody else,因為這東西也是我,這個Hip-Hop的東西不是我做個poser、Hip-Hop人,這就是我。我平時走在路上我可能都是聽Hip-Hop,我之後可能繼續會發表Hip-Hop作品。

Absurd:比較期待你之後會出一整張Hip-Hop的作品。

just for funhead:之類吧,也有可能。

Absurd:胎死腹中的《Dope的新預感》,據講是電氣味甚重的一張;早期也翻看你在〈Friend not Fan〉的演出,用了很多電腦的program作表演,未來會否再繼續這類型的創作?

just for funhead:絕對會,我目前還有在做這樣子的東西。我後來發現要做電子音樂的話真的會比較花錢,例如器材方面。我一直覺得做音樂lo-fi一點就可以,如果是電子的話,如果太lo-fi聽來就會很cheap。譬如說有很多beat我都是用電腦去做,但覺得用MPC的話還是會差很多,譬如說你有一個Akai 的 MPC,那個punch還是真的有差。

Absurd:我們還有一個成員,他在英國,他會自己做一些beat的,他也說如果有MPC的話就很好。

just for funhead:真的差很多。發一張專輯一般要花的錢大概是港幣3, 4萬,但是這一張我想要買MPC,我想把那些beat重做,因為我真的想(那些beat)有震下去的感覺。那時候我想再花些錢買MPC,所以就delay了沒出碟。我還是會繼續做這張的,只是我需要一直更新我的器材。

Absurd:那張碟的cover的風格有受Vaporwave的影響嗎?看上來很像那類東西。

just for funhead:有,其實我蠻喜歡Vaporwave的visual的東西。因為Vaporwave跟我小時候(接觸)的東西很有關係,像我們剛開始用電腦的時候,Windows 95….(眾大笑)真的,因為小時候剛開始用電腦都是那些東西。我覺得Vaporwave對九零後來說可能是新東西,但對我們八零後就有一種懷念的感覺。

Absurd:由最初一隅之秋到透明雜誌,再到目前的Take This!,中間又有作大編制的HBO Orchestra和個人的solo project。你覺得這身份上的轉變在創作上帶來甚麽影響?

just for funhead:就音樂來說,我是一個非常非常雜食的人。對我來說其實完全沒有轉變,這些東西其實是我想做很久,然後最後我有機會去做。譬如說,還有很多東西是我很想做但我還做不到,想真正的 Jazz,但是我的scale仍完全沒辦法,所以…. (Absurd笑說: 有不要彈scale的 Jazz嗎?),但我還是想要做那種很帥的Jazz,很難的。

所以對我來說並沒有甚麼轉變。可是對我的fans來說,他們畢竟不是我,他們會:哇,你又變了風格。譬如說台灣以前有很多一隅之秋的Hardcore的、Punk的樂迷,我剛玩透明雜誌的時候,他們會驚訝;說我變得太Emo、太Pop、太Indie ,他們會覺得透明雜誌糟透了。透明雜誌之後變成我的solo,他們又:哇你玩民謠嗎?你糟透了;又變成HBO,是有點 Soul ,有點 City-Pop,有點 Motown 的東西,然後他們又會很驚訝,他們就是感覺不到我。後來又變成TAKE THIS!,透明雜誌的樂迷又會覺得:「It’s too noisy, too quirky. What?! 30sec song? 」,they just don’t get it。我每經歷一個新project,我就越來越了解一件事,就是 I don’t give a fuck about what they think. It’s all about me and my friends, we have fun. That’s the whole point。所以我最近就越來越可以更自由去嘗試新的東西。

quotetest3

Absurd:玩不同的projects,像HBO,創作上會不會有難度?

just for funhead:有。譬如說,我一直很想打鼓,但是我的技巧沒有那麼好,所以在剛開始玩TAKE THIS!的時候,像一些punk beat,我真的沒辦法hold那麼久。但是後來就越來越有進步,自己還是蠻有成就感的。TAKE THIS!的punk beat算是蠻快的,真的是很累,可是後來「喔,我可以玩到一場35分鐘的show」,Okay,我知道我進步了。

Absurd:有關身份或者志趣,你目前除了音樂人以外,還多出一個插畫家的身份,兩種創作的模式會否有相通,或迴異之處?

just for funhead:對我來講其實是相同的。因為我自小就很喜歡畫畫,也很喜歡音樂。我一直都有在畫,也不是說畫得很好,就是覺得很好玩,是一種興趣,像平常手拿著紙就亂畫一些東西出來。就創作上,如果我見到一個畫面,然後我想到一個畫面,當它不是旋律的時候,它就會變成一個畫;它不是一幅畫的時候,通常就是一個旋律,或是一句歌詞。所以對我來說,寫歌詞寫文字,寫旋律,或是畫圖,都是一樣的事情。我也不覺得現在我要變畫家了,或者我是個音樂人,我不想給自己這樣的title,反正我就是做了。

Absurd:近年獨立音樂的發展迅速,在生産者的角度看,網上音樂平台(譬如Bandcamp 和 Soundcloud)的出現,令獨立創作人可以自主出版,宣傳和營收。這些公共平台帶來的「解放」, 使它們深受愛戴。身為音樂創作人的你,你是甚樣看?  二年前你在DOPM 的訪問中,你曾說過「還是先以實體販售為主,之後才會想通路跟網路」,你現在的想法有改變嗎?

just for funhead:大概在這兩年間我消化了這些東西。第一我必須要說,網路音樂平台,你舉了兩個例子,Bandcamp和Soundcloud,我覺得他們都是非常棒的。Bandcamp我算是最喜歡的。我們去看網路音樂平台的轉變:一開始是Napster,但Napster不是放自己音樂的平台嘛,所以第一個放自己音樂的平台應該是Myspace。可是Myspace(的介面)其實長很醜,但Myspace剛出來的時候剛好碰到Emo的movement,所以當時全世界的 emo kids都上Myspace。一開始它很cool,後來就有點crazy,像Suicide Girls, My Chemical Romance, Emo blows等,已經變得越來越奇怪。但是一開始的Myspace其實是蠻cool的,還真的聽到很多蠻cool的Emo團。所以,Myspace是死掉了。後來的幾個中,我覺得Bandcamp就做得很好,因為他給你的自由度很高,而且介面很簡單。也不用寫太多自己的介紹,反正你聽音樂就對。譬如說我只想讓他試聽,或者整張album讓大家去download,都可以做得到;想不想放歌詞上去,也可以自己選擇。Soundcloud就更簡單,它沒有甚麼介面,就是給大家音軌檔去聽。所以這兩個我自己都是蠻喜歡的。我找新的樂團或artists時也常利用這些網站。這兩個介面我都很喜歡,系統也很完整。相比起來,台灣的像KKbox 跟 StreetVoice,第一他們的介面太醜了(眾笑),logo也醜,就不想去使用它。

總括而言,streaming我覺得是不錯的,我自己也會使用。但對我來說,很個人的事情,就是我是一個collector。就算是生活的一個樂趣吧。音樂的收藏並不需要太貴的,但有時候也要些運氣,譬如說我剛才提過的Sarah Records,一些早期出品,都是限量三百張、或五百張的,所以也不是那麼容易找到。但,如果你真的在唱片行看到有一張Field Mice的七吋,它也不會比一台 Mac要貴,而這樣的收藏卻會變得很有趣。所以我覺得真正喜歡音樂的人對於收藏實體,不管是tape,或是vinyl,甚至是CD,都還是要繼續進行的。只是變成了──譬如說樂團──我們之後還有沒有必要做到一千張或以上的發行,可能就是大家要想一下的問題,所有的東西可能都有streaming,可是實體發行只出五百張,那也可以啊,五百張是完全負擔得起的數量。

還有一個重點就是媒介,你聽音樂的媒介不一樣會有很不一樣的聆聽感覺,譬如說現在的年輕人太喜歡在電腦上聽音樂,但是我的經驗是,我給那些年輕人最便宜的一台Columbia的mono的唱盤,同一首歌我在電腦上放,然後也放vinyl給他們聽,一開始有空氣的、那個vinyl轉動的聲音,他們就「Wow!」,那是完全不一樣的氣氛。大家如果開始了解這件事的話,你或許就會想去買個soundsystem回家裡。一直在電腦上聽其實很無聊。Cassette也是一樣,日本和美國都超流行cassette,例如一些Hardcore團一直都是出cassette然後附上full download code。Cassette其實有一個轉動的聲音,這些細節都是聽音樂的樂趣。我覺得大家就是不知道這件事情,如果有人跟他們說,我相信年輕人還是會覺得這東西有趣。而且就收藏來講,Vinyl和cassette都不貴呀。他們隨便買一頂Supreme的snapback,都不止這個錢。他們都負擔的起,只是沒人跟他們講這是有趣的。

Absurd:你會覺得,如果把音樂放上Bandcamp,這樣自由度會大一點?

just for funhead:當然,對我來說這是個很棒的時代。以前我十幾歲的時候,到唱片行買CD,那時唱片行還沒有試聽服務,我只能問店員,或看封面(來決定),譬如說 Jim O’Rourke 的專輯,我看到後「哇」,還要問店員這到底是甚麼音樂。他們就說「呀這有點電子……」我想:Okay,我試試看吧,然後買回去。其實有時候我喜歡,有時候我不喜歡。現在很方便,音樂在Bandcamp上有,Youtube上也有,我可以聽完覺得完全喜歡,我想收藏它,我就去買實體。所以對於Artists來講,做音樂就要更謹慎,不能隨便發行一個東西,做一堆實體然後沒人去買。因為網路的平台真的太多。對樂迷來說真的是件很棒的事,所有的事都變成免費,只要有網路你都可以去聽。我舉我最近的例子,我是瑞典Hardcore團Refused的超級粉絲,他們發行了十六年以來的新專輯,我超期待,想馬上去聽。我的朋友的唱片行才進了他們,我跟我朋友說我要去買,在去買之前我看到他們都把新碟的歌放到Bandcamp,我想我聽完才決定吧。聽完之後我想「嗯……可能不買了」,最後就沒有去買。那我就省了五百到七百台幣的錢。我是一個樂迷,對我來講我不想買一張我不喜歡的專輯回家嘛。所以全世界的樂團的實體發行都一定會越來越少,但是不至於少到完全沒有人買,我們離完全digital的世界還很遠。People need analog and people need digital at the same time。

Absurd:分享一次最難忘的海外表演經歷?

just for funhead:日本和香港的都有。2013年的時候,我自己去日本做tour,跟Number Girl / Zazen Boy的主唱向井秀德做巡演,他還幫我做opening(笑),我在休息的時候我幾乎要跪下來說: So sorry for opening for me!。因為他solo來台灣時是我幫他做opening。我們聊了一會,他說encore時不如一齊唱首Number Girl的歌。我當堂:Wow!!! 我的手就一直在抖,他也用拼音幫我寫了張Number Girl的歌的歌詞,那是〈Iggy Pop Fan Club〉。在台上的時候就是一直抖,也忘記了chords怎麼彈,也忘了歌詞,是超級糟糕的表演。覺得很不可思議的是,音樂把我拉到一個我從來都沒有想過的世界裡。我很高興向井秀德他是完全知道Indie和Punk Culture的人,所以他願意做這件事情,我覺得他是個超棒的人。即便他已經是這麼大的團,已經是日本地 Indie的Icon,連歐美世界都知道這個人。他是個超smart的人,他知道自己在幹甚麼,他也知道他不要變成甚麼。所以我真的很欣賞 Indie 和 Punk Culture,我也想把這個Culture給我的東西分享給一些我覺得很棒的人。

quotetest4香港的部份就是透明雜誌來香港的時候,我其實還蠻開心的。雖然觀眾蠻冷靜,但那次對我來說是個很特別的經驗。香港給我的感覺很奇怪,就好像我從小就在這邊長大,譬如一些街頭的名字我都知道,因為在電影裡面都會出現嘛。廣東話我不會講,但因為從小就看香港電影,也會覺得很熟悉,食物也好,語調那些的我都很熟。第一次來的時候就有種超親切但又非常陌生的感覺,然後我還要在這邊表演,那真的很棒。回家後我跟我媽分享也說覺得很不可思議。到香港就像這個地方我離開了很久,然後又回來了,很熟悉又很不熟悉的感覺。

Absurd:五首最影響你的歌?為什麽?

1. Refused - Summerholidays vs. Punkroutinec96a9d4b

just for funicon2:因為歌詞,它中間有一句"Rather be forgotten than
remembered for giving in" 如果我要紋身的話應該會紋
這一句吧(笑)。
2. Marvin Gaye - Let's Get It On72ok6jt2heub2u3u9rezw3o7r.499x499x1

just for funicon2:That's like my entire life. 我真的很喜歡
Marvin Gaye,他的歌很smooth、很slow,但每個beat,
每個chord每個melody都很heavy,聽的時候身體不禁會動
起來 (You gotta move your body)。
3. Fugazi - Waiting Room220px-Fugazi_-_13_Songs_cover

just for funicon2: So cool.
4. Teenage Fanclub - Everything Flows220px-Catholictfanclubalbum

just for funicon2:他們彈結他的風格給了我很多影響。
5. American Football - Never Meantam-football

just for funicon2:這首歌留在我腦裡實在太久了。我第一次聽的時候大概
十八歲,現在都三十三了,這首歌就好像會永遠存在。

just for funhead:可以加多一首嗎?那是

 6. Superchunk - Detroit Has a Skyline10_700_700_mrg090r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