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um, Review
發表迴響

Album Review: Ezra Furman – Perpetual Motion People

今年才廿九歲的美國芝加哥唱作人Ezra Furman,外表像個年輕花俏的小子,音樂履歷表卻早就寫得滿滿了:07年20歲的他和他的樂隊The Harpoons(Ezra Furman and The Harpoons)推出首張大碟,及後以此陣容出多兩張大碟後,11年他首次以個人名義推出大碟《The Year of No Returning》,今年新作《Perpetual Motion People》已經是他第三張個人作品了。

或許對於剛認識他的樂迷來說,最觸目的還是他近年的女性打扮。他何止化粧,簡直是要裝一個女人── 連身裙、珠鍊、黑絲襪…… 比起70年代的glam rockers如Lou Reed和David Bowie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他的音樂亦真有受Lou Reed / VU的影響(Furman說過Lou Reed是他的音樂啟蒙),不過我認為近作中最明顯最深的影響,並不是後Beatles年代的各種搖滾或龐克,而是「前Beatles年代」,50年代那些如Buddy Holly、Little Richard的「Rock & Roll」音樂,甚至是那年代流行的Doo-wop男聲伴奏也洋溢其中。

這𥚃的Rock & Roll並不是指廣義的搖滾(Rock),也不是常言道「Rock & Roll never die! \m/_」或桂神曰「Let’s go Rock & Roll! :0D」的那個Rock & Roll,而是專指興起於50年代受黑人R&B影響而來的一種輕快結他流行樂,代表人物有Chuck Berry、Buddy Holly、貓王Elvis Presley等。但作為現代唱作人,Furman的音樂並不容易分類和定義,當中也有諸如folk、indie、punk等的元素,像「Rock & Roll revival」這類看來愚蠢的標籤顯然對他不適用;也沒有強烈的懷舊感,反而注滿了年輕的新鮮活力,這種像紅花怒放般的情感鮮度,在近作中越加明顯。這種活脫的新鮮,彷彿在告訴我,原來音樂情感中也有這樣一個維度,使我以別樣的眼光欣賞起這伙子的唱作藝術來。

上一作《Day of the Dog》及其後續巡演,為他在歐美地區建立了知名度,吸納了不少樂迷,知名媒體The Guardian更為這張專輯打了個五星滿分。可我卻覺得這張碟並沒有那麼出彩,雖然聽來質感飽滿而且製作沒差。《Day of the Dog》是搖滾的,通篇的節奏都偏急,銅管樂結他齊飛,比較像一種譜奏舊派搖滾樂的實力表現。其熱燙的唱作風格雖已見鮮明,但若果新作在唱作上的發揮是一百分,《Day of the Dog》也只能拿個七八成。對,《Perpetual Motion People》是他唱作才華的一次更all-round而水準更高的示範。

新作採用的樂聲依舊以結他、琴、色士風為主,依舊是驟聽下覺得很寫意很upbeat,但內容卻滿是內心掙扎的音樂。開首曲〈Restless Year〉已為專輯的整體風格定調,輕快調皮的音樂,Doo-wop式哼唱就像另一種伴奏器樂;略顯焦急的合成鍵音,正好以歡愉的方式表達出歌詞中所述說的那「忙碌」得停不下來的亢奮狀態。另一首單曲〈Lousy Connection〉可能是這張catchy的專輯中最catchy的一首,那些歡愉的Doo-wop男聲在腦中揮之不去,沉澱下來後才感受到這首歌的苦澀。〈Hark! to the Music〉就像〈Restless Year〉的續集,由內心自白變成一種正能量的口號──「Hark to the music if you____ / Crawl outta your holes, dig out your soul」。表面上,他的音樂真的upbeat得很。

全碟中最喜歡的其中一首是憂傷的慢板民謠〈Hours of Deepest Need〉,彷彿要告訴我們Furman除了是個upbeat Rock N’ Roller外,也繼承了傳統民謠唱作人的憂鬱特質。或者說,Furman本來就是個憂鬱的音樂人,但他不常以這種姿態表露出來。雖然他還是唱得很激動,「Sometimes the wound hurts powerful indeed」、「When the sun drags in the day, will you be a thousand miles away」都是么心么肺的唱出來──他的歌唱風格從來都是激情、絲毫不內斂的。不過,也全賴他的技巧和天賦的漂亮嗓子,才能把風格變得動聽吧。

中間的一首〈Tip of a Match〉也很值得一提,而且我也很喜歡,因為這是一首Furman少有的fuzzy lo-fi rock曲目,儼如一首熱血版的Grandaddy歌曲。Furman在熾熱的結他和弦中唱著「But I will not admit defeat」、「If you feel like the tip of a match, then strike yourself on something rough!」,鼓勵還未燃燒的火柴們不要認輸。其實好多時Furman那些很upbeat的音樂,往往都隱若露出幾分抓狂,與其說從中感受到「正能量」,不如說看到一種負隅頑抗的內心掙扎。

〈Body Was Made〉則是Furman作為雙性戀者/酷兒的自白,也算是他對自身大膽的女性化打扮的回應。配合那俏皮的音樂和歌唱,在在露出一份對於自己「我本來就是這樣」的顧盼自豪。最後也得提提全碟最愛的一曲〈Can I Sleep in Your Brain〉,因為此曲經過前半恬靜的憂傷,竟轉折至upbeat的後半部,並以亢奮的色士風延續至尾。「I wanna make you black coffee if you like」後的那一下「Yeah!」,簡直像打來一記善意的耳光。有時突然想起,也會特地只播一播這首歌中間那數十秒,期待著那一下「Yeah!」,那一下意義不明的當頭棒喝。

要提及的歌也說完了。但不代表沒提及的就不好。《Perpetual Motion People》也不是一張很高明的很有野心的專輯,但所彰顯的是,一個同時是multi-instrumentalist,也是以坦率抒情為本的唱作人(singer-songwriter)的音樂人,如何以自身才華把這種特色發揮得最大。歌曲的編排也不是個人獨力完成的(Furman稱他的樂隊為The Boyfriends),但聽起來,音樂卻很有個人的感覺,各種樂器交織出來,也覺得這是Furman自己的東西,而不是「band sound」 。最後,還得雖行貨但真心的說一句:這是一張每首歌都好聽的專輯,只是每人的心水可能各有不同而已。而在我這個寫來寫去都寫不了一篇文章的七/八月,我可以告訴你這是一張耐聽的專輯,因為到目前正要收筆的這一刻為止,這張碟少說我也聽了數十遍了。

4.3/5 (Danny)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