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um, Review
發表迴響

Album Review: M.E.S.H. – Piteous Gate

M.E.S.H,本名James Whipple, 隸屬柏林的 Janus collective。《Piteous Gate》是這位「甜圈」 (Berliner) 的首張LP, 在電子實驗廠牌PAN發行。

聆聽這張專輯的第一印象便是其氣勢磅薄,有如電影配樂般的廣闊空間感。開首曲〈Piteuous Gate〉 豎琴,老琴等撥弦聲效,時而地穿插於毫無章法的敲擊樂器中,形成了這些音層內高低音頻的來迴拉伸。而〈Optimate〉中感覺帶點即興的鋼琴演奏。高低起伏的合成器人聲,配合著響弦鼓的快速抽擊,加上重重的混響 (Reverb) 效果,一切來去之快有如置身在颱風眼中,音律如風似影,在耳蝸兩側左右橫掃。〈Jester’s Visage〉是一首猶如中世紀弄臣的烏德琴演奏的模仿演奏,氣氛詭異,恰當好處的加強了專輯的戲劇感。據說《Piteous Gate》這標題是取自1980 年科幻小說《The Shadow of the Torture》 其中一個場境。 這一種戲劇的來源正正吻合了專輯裏戲劇化的取向。

M.E.S.H.的實驗即興傾向,在上作《Scythians》其實已經有蹟可尋,但其較少的實驗幅度,仍然會被歸納入經營地柏林的夜場(Club)場景,但新作對比之下,節奏的依重明顯已經不再,而是著重合成器上的塑造出的音樂影像,其主要呈現在上半的曲目中,如氛圍味較重的ㄑThe Black Pill〉和〈Thorium〉。雖說如此,《Scythians》的愛好者,仍可以在後半的〈Kritikal & X 〉和〈Epithet〉中找到一些餘韻,〈Epithet〉是可能是全碟節奏感最重的一曲,敲擊樂器(Percussion)的鼓擊和白噪聲光怪迷離,尤其是響弦鼓在每一拍的落擊,是上佳之作,絕對是全碟的亮點之一。

photo credit: Dummy

Photo credit: Dummy

在訪問中,Whipple說到他《Piteous Gate》是沒有特定的音樂概念和意識形態表達,更是多於一種對週遭事物的感應(sensitivity)。編寫方式上,Whipple這種依賴合成器上的振盪器 (Oscillator) 與低頻振盪器(LFO)的即興操作,也不多不少的在揭示他這獨特的音樂哲學。亦因此,《Piteous Gate》的抽象表達,很容易予人一種虛幻,失焦的感覺。

這讓我想起John Cage早期的一句話:「噪音之聲,無處不在,輕之則擾,重之則靈。」即:正正是放棄了節奏/和聲這些局限的機械式預想和人為的思考創造,使其透過充滿可能性的「噪音」,擠出了一份在音樂上即興的自然流動。在某種意義中,這不只是製作上的分野,也可以說一種概念上的轉向,甚至是一種昇華。所以,只有你認真仔細地聽這張專輯時,你才會真正地察覺到音律上的虛幻無形正正是這張專輯的優勝之處。收尾曲〈AZOV SEEPAGE〉是將專輯中一切美好的元素都將其晶結在此,不安懸疑帶點點宗教的氛圍,製作緊緻而層次分明。

「噪音」這音樂概念,一直在停留在曲高和寡的實驗音樂這種的框框內,所以「噪音」在舞曲這種依賴節拍和和弦進程 (chord progression) 的領域內開始流行,是很具意義。這也應驗了魯索洛 (Luigi Russolo) 等對未來音樂以「噪音」為標桿的遠見。對此,M.E.S.H.等開始被市場接納起來,是音樂界樂見的現像。

4.0/5 (ODM)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