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Interview
Comment 1

Interview: Wild$tyle Records(撒野作風)

Wild Style 是一部1982 年的由Charlie Adhearn執導的電影,電影本身就像一個早期地下Hip Hop 的窗櫥,紀錄了當時的文化運動如街頭塗鴉,唱盤藝術,B-boy 等。無數傳奇級的Hip Hop 制作人也曾經取樣了這部經典,像 Nas, J Dilla, Madlib 和 MF Doom等等。

但Adhearn 可能沒有預想到 Wild Style 在電影的二十年紀念後在遠東以一個廠牌的型式重現。2011 年,只有15 歲的 YoungQueenz (QueenzSwagga),與 GrymeMan 和 (已離團的) USB在網絡平台相遇後,帶着與電影同樣的信念,成立了廠牌 撒野作風 Wild$tyle。

快進到2015年的今日,YoungQueenz 已經是香港未來Hip Hop 的重要標誌。我們聯絡了剛剛推出了mixtape《異常火曜日》的YoungQueenz,和Wild$tyle 的其他重要成員,如GrymeMen和Matt Force,有幸受邀赴會到他們在火炭的「Hood」,去談談Wild$tyle 當初成立的起因、此mixtape 背後概念、近來亞洲Hip Hop 在國際上的復甦,和他對香港Hip Hop 的遠見。

 訪問分為兩部分,以下是Part 1


『他們會覺得,
We are the future,
Wild$tyle
is the future。』
YoungQueenz, Wild$tyle

你會怎樣形容Wild$tyle?純粹一個廠牌(label)?一個場景(scene)、風格(aesthetics)、共同體(collective)、還是家庭(family)……?

YoungQueenz:其實你所說的通通都是。但對大眾來說,我想「label」的形象再強一些,因為以前的hip hop,一出來可能是一隊「crew」、一個團體,你做的風格就要很一致。但以record label的形式,我們會有不同的artists,好像GrymeMan,我們的producer/rapper,旁邊的Matt Force,rapper,這樣我們每個人可以有屬於自己的風格和路線,去推動他們和培養有自己獨特風格的artists。這是我最想給予大眾的形象。同時間,我們內部亦是一個family,你看看這裹(studio),根本就是一個家吧。所以wild$tyle其實甚麼都是,甚至是一種風格和形態。

GrymeMan:當廠牌成型後,希望會變成一個場景。雖然大家的風格不同,但每個成員都會有一些共同的地方,例如有時候講的題材是一樣,但各有各表達方式和觀點。

當初Wild$tyle是怎樣開始?

YoungQueenz:
2011年,當時我15、6歲吧,那時我還未叫YoungQueenz,叫QueenzSwagga。當時在網上推出了一張行jazz曲風的碟,OZMA OF OZ,吸引了一班人聽我歌的,GrymeMan是其中一個。

GrymeMan:當時我剛剛也在寫歌,然後就找他feature,和他MSN談後,發覺大家目標也很一致的,那就不如大家一起做些東西出來吧。因為香港hip hop crew的人玩來玩去也差不多,我們想做一些新的東西出來,所以就成立了(Wild$tyle)。之後還有個叫做USB的,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過,他現在就獨立發展。之後我們有了Matt Force、MicLi、Triple G、HGLF他們加入。

Matt Force:本身我是拒絕了Queenz的邀請,因為我怕會連累Diploma 的考試,之後見他們出歌,也給了一些demo我聽, 我又覺得『好正』,就問他們可不可以再加入。(眾笑)

你們和海外producers合作的過程是怎樣?

YoungQueenz:我們在日本和法國也各有一個producer(前者是Marmello,後者是YEIV),我們都是在網上和他商討製作、歌曲應該走甚麼方向,整個合作大致上都是這樣。

你知道他們怎樣看香港的hip-hop scene嗎?

YoungQueenz:他們會覺得,We are the future,Wild$tyle is the future。

GrymeMan:他們都比較喜歡我們的風格,才會和我們一齊玩。

YoungQueenz:因為現在這時期的香港其實沒有hip-hop,目光自然就放在係我們身上。又或者他們認識的前一輩香港hip-hop,已經是LMF。

那YoungQueenz的mixtape的封面是誰設計?

YoungQueenz:是小弟設計。

可否講講那封面設計的概念?

YoungQueenz:其實整張mixtape的概念,包括歌本身或封面,都比較複雜。封面上是個日本藝妓,那是一張很舊的照片,我上網找到然後加了雲、十字架。從前在日本藝妓都是低下階層,通常都是被賣出去或當成奴隸,大多是被逼要做。我想以此隱喻現代人的靈魂都是差不多的樣式,都是被他人販賣出去,或自己出賣了自己,我們沒有屬於自己的東西。藝妓臉上的雲,意指我們找不到出路,每人都很迷失沒有方向。時代裡每個人都是這樣。但講到這麼黑暗,我又擺放了一個十字架於前面。代表住一個希望。基本上,整隻碟的概念都是用宗教的形式去打通全部歌的脈絡。於很多歌中你也會聽到「神」(『God』)這個字眼。我是想用黑暗來反襯光明。像當你看見一個影,其實暗示光也一定存在。


你自己是否一個有信仰的人?

YoungQueenz:可以這樣說吧,I’m a believer。有意無意,我的意識都會在歌裡面摻透出來。我們做音樂/文化的,有責任去矯正/說應該要說的,我就將全部東西都放進專輯裡面。但我不會用很positive的形式去包裝這件事,我反而用了較黑暗負面的形式。 裡面的歌有些講死亡,有的講痛苦,我就是用了這些東西,去將白色/光明一面襯托出來。

或許你會問,為甚麼封面要用藝妓,碟名又用「火曜日」這樣日本?其實只是一個情意結。我很多聲線運用和從前聽的歌,都是來自J-Rap;碟入面也feature了一個叫Gomess的日本rapper。

關於這張碟的概念,剛才都提過宗教意識,(其實)還有其他概念。這張碟叫《異常火曜日》,中文意思是「奇怪的星期二」,其實這一日是隨意揀選出來,我想說的是,我們沒有辦法控制自己幾時死和出世,我們無法知道為甚麼在那一天出世,全都是random,火曜日其實都是random而來。As a random day,我將所有我要表現的concept都放在這一天裡面發生。有點像個故事,突然星期二這日,碟內我想談的死亡、痛苦、失去、暴力等等,全部濃縮在星期二這一天,所以稱它為異常火曜日。This is the day.

 

『突然星期二這天,碟內我想談的死亡、痛苦、失去、暴力等等,全部濃縮在星期二這一日,所以稱它為異常火曜日。This is the day.

 

目前為止你主要的啟發係來自甚麼?

YoungQueenz:就曲風、唱的技巧和其他skills而言,這一張比較東岸一點:Boom bap、Nas,Nas是一個對我很重要的偶像和inspiration,也有Mobb Deep、Ghostface Killah、Wu-Tang Clan吧,中文的有噔哚 ,押韻機器人。還有EVA,動漫那個EVA。(專輯)入面都有取樣到EVA的對白,在GrymeMan弄的那一首裏。

這張碟的概念開始蘊釀已經是兩年前的事,看EVA則是比較近期,恰巧它的概念跟《異常火曜日》有點似,所以我將EVA的東西也放進去。

懷舊(Nostalgia)會否係其中一個原因和概念?因為這些影響都是九十年代的產物。

YoungQueenz:可以這樣說吧。東岸hip-hop這些曲風都是比較舊的東西。

YoungQueenz這個名字,讓我想起Yung Lean,因為你們同樣很年輕,也是非黑人的rapper,都是唱Asian culture的東西。你有否留意他,或從他得到啟發?

YoungQueenz:有啊。但啟發於他的並不是這張碟,而是我的下一張。那一碟就全都是Yung Lean那種曲風,Trap呀、迷幻呀、cyberpunk呀、vaporwave那一類。但你提到他的asian culture……

因為他(Yung Lean)挪用(appropriate)了很多亞洲的東西,但當你自己也是這個亞洲文化裡面,那你怎樣去再挪用自已文化裡頭的東西?

YoungQueenz:其實一定不會直接,只會間接地去appropriate。而且都不會再用香港人/亞洲人的眼光去包裝這件事。現在我們拍的MV、思考,就我自己而言會用一個西方人眼光去看:如果我是個『鬼佬』,我會覺得這件事是怎樣的呢?你作為一個香港人去街市見人斬豬肉,你會覺得件事好唔型,如果『鬼佬』去看就可能覺得好cool。而KOHH係最近的mv就正正做左我這件事,所以我好sad(笑)。

他在香港時你有沒有參與到?

YoungQueenz:沒有呀。但其實我們也拍了一個mv是類似他的,只是他們先推出,我們未。(笑)那個早陣子才出的mv叫『Dirt Boys』。『Living Legend』都有少許香港鏡頭。

你說你會用外國人眼光去看這件事,你會否覺得YoungQueenz是你的一個人格?或者你在台上/做藝術時是在當另一個人……?

YoungQueenz:以前會分得好開,但慢慢開始覺得分不到了。我也不知道這是好事或壞事,因為以前分開可以很理性地看YoungQueenz整件事,但現在好像是YoungQueenz已經侵蝕著本身的我。

會否考慮再用另一個藝名?

YoungQueenz:我不打算有另一個名,但會用另一個形式(去表現)。我下一張碟叫《御宅MOBB》,隻碟是講,其實我人很內向很宅,是一個『毒撚』。你聽到EVA那些東西其實你都會感覺到,下一張碟就會全部都談這些話題,講你去談論AV、「打飛機」,或者很『毒』不想出聲而被人排斥這些「御宅日常」和心理,會用類似Trap的模式去包裝。我都不知是否可以稱之為第二個我,不過是用另一個角度去演繹或者是做回我自己吧,但我rap的是另一樣東西──曲風內容和《異常火曜日》是完全兩回事。所以如果你要解讀YoungQueenz的話可能會有好多個角色走出黎。

提及『毒撚』,你和水原希子究竟是甚麼關係?

YoungQueenz:我會是她將來的husband。(眾笑)

Capture.JPG

YoungQueenz at Clockenflap 2015

 

近年外國對亞洲hip hop十分注意,像Keith Ape、KOHH等都十分受歐美聽眾歡迎,你覺得他們因何這樣流行?

YoungQueenz:可以說是時勢做英雄,當然,同樣也是英雄做時勢。因為在外國,(聽眾)他們已經長年在聽自己出產的音樂。碰上現在這網絡發達、Youtube甚麽都有的年代,他們目光自然會轉到其他地方,這本是十分正常的一件事。又剛好時下流行trap這種曲風,那只要你有Character,懂包裝自己,令人覺得『正』。放到網上,自然全世界都會看到。正正碰上這樣的時代,大家都希望尋到未曾聽過的事物,希望有新的元素、新的刺激。Yung Lean其實也是如此。他(Yung Lean)本來也不是美國的(文化),但他用了Cyber-punk的元素,將其和Hip-hop擬合一起,Cloud-rap走了出來。這樣他便pop了。

你們會否覺得自己在這個Movement裏頭?

GrymeMan:希望到時候會吧。(眾笑)不過,個人認為Wild$tyle的作品會較迎合到外國市場。有好多人會問做本地Hip-hop,要怎樣才為之本地。是否要Rap港女、食洋腸,又或得sample一些古箏聲,才叫得上本地。我就覺得不一定的,主要還是你得考慮到其他市場,如果只單純target香港的市場的話,就永遠都只得香港(的市場),而且香港Hip hop的氣候也根本未成氣候,單靠本地根本就不可行。亦因此,我們希望我們的作品外國也能發掘到。像台灣那邊,我們也有合作的夥伴,如Peatle、和一位我們有一首歌合作,叫 Simon(Simon & Sowut) 的rapper,即使那邊的Hip Hop已經比較成熟,但他們聽了我們的作品後亦認為是有質素的,亦不同於平常香港的出品。不要說我很「串」,像要抵毀香港Hip Hop,但你自已也嘗試下我們的作品。

DSC_0018

GrymeMan & Matt Force

YoungQueenz:  再說 Keith Ape 與 Kohh,某程度上,他們的mindset 也不可以放於本地local 。Kohh 最近的兩個MV,也是有意無意地想以一個外國人的形式去看亞洲。你一說起亞洲,你會想起香港的街燈和招牌等,而他就正正是做了這件事。或者Keith Ape<It G Ma>中,(Keith Ape)將韓國和日本兩個很成熟的(Hip Hop 國家) 結合,合作,出來的結果便爆紅。以前的人可能沒有這個意識去作跨岸的國際合作,但自互聯網一開放,所有創作都可以很自由地去一次過發生。

GrymeMan:  所以有些人會說:你們好像在抄襲外國的東西,為甚麼你們要扮外國人?其實並不是這樣的。文化本身就是如此。你會否說譬如韓國音樂來到了香港,你根本聽不明白,為甚麼你要去聽?你自已與(其文化)沒有聯系,為甚麼你又說 50 cent 和 Eminem 「很正」?這是同一個道理。

Part 2 續

廣告

1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Interview: Wild$tyle Records(撒野作風)Part 2 | ABSURD CREATI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