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Interview
發表迴響

Interview + Guest Mix: Wild$tyle Records(撒野作風)Part 2

Wild Style 是一部1982 年的由Charlie Adhearn執導的電影,電影本身就像一個早期地下Hip Hop 的窗櫥,紀錄了當時的文化運動如街頭塗鴉,唱盤藝術,B-boy 等。無數傳奇級的Hip Hop 制作人也曾經取樣了這部經典,像 Nas、J Dilla、Madlib 和 MF Doom等等。

但Adhearn 可能沒有預想到 Wild Style 在電影的二十年紀念後在遠東以一個廠牌的型式重現。2011 年,只有15 歲的 YoungQueenz (QueenzSwagga),與 GrymeMan 和 (已離團的) USB在網絡平台相遇後,帶着與電影同樣的信念,成立了廠牌 撒野作風 Wild$tyle。

快進到2015年的今日,YoungQueenz 已經是香港未來Hip Hop 的重要標誌。我們聯絡了剛剛推出了mixtape《異常火曜日》的YoungQueenz,和Wild$tyle 的其他重要成員,如GrymeMen和Matt Force,有幸受邀赴會到他們在火炭的「Hood」,去談談Wild$tyle 當初成立的起因、此mixtape 背後概念、近來亞洲Hip Hop 在國際上的復甦,和他對香港Hip Hop 的遠見。

 訪問分為兩部分,以下是Part 2 (閱讀Part 1)


Wild$tyle最想和甚麽artist合作?

GrymeMan: 我希望可以跟Wu Tang,或者 Mobb Deep (合作)。這兩個都是我偶像,inspirations 。有機會希望可以向他們學習。

YoungQueenz: 水原希子。 (笑)

Absurd: 有一次 Music Surveillance 在 Facebook 上載了一張你們的相並 hashtag 了水原希子,我當時還想是否你們的MV 真的有水原希子出演。

YoungQueenz: 其實因為我們有一首歌就是叫『水原希子』。

Matt Force: 我只想跟 Yuki Lovey 合作!

Absurd: 有看過你們合作過一次live演出。

YoungQueenz: 對,我們有link up過一次,有上台表演過。

Absurd: 我看她其實都有頗有潛力做 cloud rap,戴黑頸圈,「tumblr girl 」的那種,轉一下形象。

你們怎樣理解時下的音樂產業中『Freemium』的模式?即,基於Streaming (串流)的便利,幾乎所有音樂都是Free (免費),反之實體唱片由過往一個消費音樂的主要媒介,轉變成一個『premium』 的東西,一個collector ‘s item (收藏品) 。你們作為underground artists 您們怎樣看,是一件好事抑或是一件壞事?

YoungQueenz: 很老土地回應,我會答有好有壞:好的方面是,我用這張碟(《異常火曜日》)做例子。我在3號推出,「digital」(的音訊)會全部有串流可以在網上收聽,而「physical」的(唱片)亦可以在網上商店上買得到。

但為何我仍然用上串流?這是基於今時今日能夠接觸到實體唱片的人實際上是很少 ,買的人多數知道音樂人是誰或者本來就是他們的樂迷,才會刻意去付錢買那張唱片去得到那些音樂。對於地下的 rapper 如我,當然希望每個人都可搶先聽到這張專輯。「你鍾意,咪去買囉,你唔鐘意,你唔買都唔緊要」。

串流平台,像 Spotify 和 Soundcloud 事實上提供令你作品率先曝光的機會。當處於 「underground」 的階段,音樂人多做一點免費的東西,其實是無傷大雅。當然,從相反角度看這亦不能做太多,否則會慣壞了觀眾,甚至自己的樂迷。而目前為止,我們Wild$tyle是想將音樂都發出去給其他人知道。

所以,在這一刻 ,串流對一個 artist 是沒有壞的。或者對一個上「mainstream 」 的人,好像 『Hotline Bling』 ,放上了 Spotify 對 Drake他來說都是無壞的。他 Spotify 的每個click一次可能是值5毫子,十萬二十萬人一click, 可能收入多過你工作一整年。所以我覺得其實沒有甚麼衝突。

GrymeMan: 串流事實上會提供到更多機會給予不同的創作人。倘若Wild$tyle身處於九十年代,要錄一首歌,我們就得自己預約錄音室,制作人要自己購買機器,出碟要有人幫你印或者發行。串流給予我們去接觸更多既人,但當然現在人人都有能力 (去製作唱碟),產品質素可能變得參差,造成太多音樂,即以前你可能同一首歌你會在電台聽很多次,但現在只要你不喜歡,就可以跳過。當有這樣多音樂時,它的價值同時亦會失去。所以觀眾欲意去找到一些比較好的音樂可能需要花心機去發掘。

YoungQueenz: 還有現在的實體碟已經不像以前的地位,以前實體碟是十分重要,實體是作為一個artist 你必須有一張發給人。對現在的artist,你如何透過 stream 去接觸觀眾,去「搵錢」,比其他任何事情更重要。

GrymeMan: 但正如你剛才所講,CD變成一件收藏品,其實也是一件好事。近期有很多將舊的CD重新再包裝,令佢有一個收藏價值,而不是純粹為了聽碟的音樂。這樣可以令到唱片,即以音樂作為藝術,回歸其的一部分,和「value-added」 。

YoungQueenz: 無論是streaming 或 physical copy,最重要是你要懂得如何去玩這個遊戲。兩樣東西沒有衝突,也可以掙錢,只要你要知道如何運用這兩個媒體。

但你有傾向聽眾以某個特定的媒介去聽你的作品嗎?

Young Queenz: 其實我真的沒有所謂,但身處在現今2015,你多會寧願到 youtube 點擊,也多過放一張CD到 Macbook 播吧。(Absurd: 現在iMac 也沒有 CD-ROM 了 ) (笑)

外國streaming services (如Soundcloud) 很強調一個社群互動,但在港台類似的平台卻缺乏了像這樣的融合,你會覺得是一項障礙嗎? (譬如一個外國當紅的artist 在soundcloud 簡單一個「repost」,你就可能會瞬間爆紅 )

GrymeMan:我覺得也是一個文化上的差異才會有這個情況。但單獨是本地的streaming 要成功,也有一些難度,例如一些外國的streaming services 本身也有我們本土的artists,人家又為何還要用你呢?

YoungQueenz:所以主要是看本地的streaming services 如何定位,譬如外國Soundcloud 是甚麼人也可以放作品上去,香港卻把「Indie 」和「Major」分開了兩邊。正如GrymeMan 所說,文化差異是一個問題。在外國,音樂就是音樂,在香港,有「獨立界別」的音樂,有「主流界別」的音樂。但我本身也不介意放在某一「界別」的平台,只要是我能夠放我的作品上去的我都可以。

 

香港卻把「Indie」和「Major」分開了兩邊。正如GrymeMan 所說,文化差異是一個問題。在外國,音樂就是音樂,在香港,有「獨立界別」的音樂,有「主流界別」的音樂。但我本身也不介意放在某一「界別」的平台,只要是我能夠放我的作品上去的我都可以。

 

 

說起「Major」和「Indie」,你們即將參與 Clockenflap,你有否想過進入Major?

YoungQueenz:正如我方才說,我覺得 「Major」與「Indie」未必需要分得太開,我可以做很多很「Major」的歌,但我的取態和包裝也可以很「Indie」,不會因為我走進了「Major」後忽然間我會變得有商業,變成另一個周柏豪等,只少我希望是這樣。或者說我覺得未來的音樂產業的發展應該這樣。

我覺得香港現在很缺乏一個真正代表自己的音樂人,主流歌手都很缺乏一種個人魅力和性格,現在主流都是以抄襲外國的藝人,例如用韓國的形象來包裝他們的藝人,所以才會出現一潭死水的現象。正正是這樣我們Wild$tyle 才故意以廠牌的形象走出來,我希望他們全部「收皮」,我們來個take-over — 我們用屬於自已的觸覺,你看見我們拍的MV 也銳意與主流的一貫的做法分開,正如當GrymeMan 稍後會自己的作品推出,也會做很GrymeMan 風格的東西。

其實音樂作為藝術的一種,你有性格的話很自然有人會欣賞你,所以希望可以藉此一點一點的推動出去。當然以現在的情況,尤其是我們只是一小群人,要面對整個產業或系統,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但Clockenflap 已是一個小小的一步。

所以我們希望透過去做一個真正的廠牌,去推動藝術家應該真正去做的事。現在香港的音樂產業就是錢和利潤當頭,而忽略了藝術方向等一切,我們則希望先忽略錢的問題,以藝術方向行先、概念行先、性格行先,即以藝術家真正應該滿足的事行先,然後才思考如何可以商業化和主流化的對策。

 

 

但Hip Hop 既往的形像,像是西岸的Gangster Rap,都是很「down to earth」,有時候甚至與「藝術」這些字眼距離比較遠,你會同意嗎?

YoungQueenz:其實近年 Hip Hop 的走向已經是「Less Ghetto」,你見像A$AP Rocky ,與時裝等行得很接近,甚至已經進入了主流文化。Spotify 現在第二最多人聽的音種已經是Hip Hop,所以Hip Hop 可以說是已經「take over 」了全世界。

GrymeMan:或者說 Ghetto 已經走進了舞台上面。

YoungQueenz:對, 在美國 Hip Hop 就是Hip Hop,Hip Hop 就是文化,觀眾懂得怎樣跳,怎樣欣賞,唯獨是在香港 Hip Hop 只是其中一個音樂種類,其中一個分支。(GrymeMan: (香港人對音樂的形象)夾Band ,彈結他,「你懂彈琴?你懂彈甚麼歌?」「你是主音嗎?」)

GrymeMan: 但你說到香港 Hip Hop 的印象,其實很多人仍在停留於爭論著「real 」與「fake 」,我們歌詞也有時提到很 「fake」的 rapper ,很多人覺得,你 rap 毒品,你 rap 槍,但你又沒有真的拿過槍,其實一切都不是你所說的這樣?你們會覺得這是「fake」嗎?

我聽過英國的Grime 的MC P-Money 也說過差不多的事,說有聽眾曾經提出過相似的質疑……

GrymeMan:對,所以我覺得「fake」Hip Hop 並不是指這樣的,我覺得「real」和「fake」只是看你有沒有心去做,你可以rap 拍拖,你可以rap 上學不開心,可以rap 港女,只要是你的出發點是否為了自己興趣,並沒有潛在甚麼利益,你喜歡便做,那便是「real」hip hop 。「Fake」就是你為了某些利益,某些「著數」,譬如你為了上主流,而改變了你整個個人風格,整件事並不是為了Hip Hop,不是為了你的興趣出發,而是有其他的目的,我認為這便是「fake」。

所以對於有人說我們也不是真的特別很壞,挖苦我們並不是真的很街頭,但你說你很壞,你又是否有「劈友」、「走粉」?我相信你也沒有吧。所以我覺得觀眾應該培養一個正確的觀念,去懂得分辨甚麼是真正的好和正和壞(的Hip Hop)。

Matt Force:一個MC,其實可以視之為一個作家,寫作都是經過經歷再加上他的幻想力才出產成一件藝術品,所以他也不一定要經歷過一件事,再寫出來,才成為一件真實的作品吧。

GrymeMan:你也不會與杜琪鋒說:你又不是黑社會,你拍的電影卻有黑社會拿槍的。但Hip Hop 這類情況卻比較嚴重。

YoungQueenz:Hip Hop音樂在香港人的腦中印象都很典型地希望Hip Hop能反映新聞、時事、狀態等,像 NWA,Public Enemy 那樣,但其實 (Hip Hop) 並不只是局限於這樣,正如他們兩位所說,我們在做的只是一件「art piece」的東西 — 我拍一部殺人的電影,也不用真的去殺人。但Hip Hop在香港人的眼中停留的印象,與我們在做的事,他們仍未能跟上我們的思維模式。所以才會出現「real」and 「fake」的出現。

GrymeMan:作家也有很多不同類型,rap 也有,有人喜歡 rap 時事像 NWA,Moob Deep,也有像KRS-One 的說唱「knowledge」,反映社會問題,但可能在日本,Shing02 的例如,rap 的是拍拖談戀愛等,我覺得也可以的。

YoungQueenz:香港就只有一類型……

GrymeMan:我想歌只有一樣(分別),「有心」和「冇心」。

Matt Force:你也不用真的是豬才能寫出《動物農莊》吧。最主要是你所傳達的歌詞反應出來的訊息是寫實,那便是「real」。

a3841718898_10.jpg

GrymeMan 你的EP《寒冬理論》是屬於香港較少的 Instrumental Hip Hop 創作,我一直很有興趣想知道關於這張EP 的創作的詳細內容。

GrymeMan: 其實《寒冬理論》的概念是一隻 beat tape,理念是想用一系列的純音樂去帶動一種情緒。而為何我的風格會叫 Grime ,人們都說90年代的都比較「Grimy」,即如何說……(YoungQueenz:「霉。」(笑))  較舊的感覺 (Matt Force:「書卷味。」) 。當中的 beat 都有舊有新,而因為是 instrumental ,缺乏了 MC 的關係,我會比平時製作更精細一點,而不只是loop。(這張專輯)都是描繪冬天,好像是在很冷的天氣下一個人走出宿舍的那種感覺。

但為什麼還沒有實體發行?

其實也真的有出卡式帶 ,封面還未印,但已經是兩年前的事…..

YoungQueenz:留待去「炒」。(笑)

Wild$tyle 未來有甚麼計劃?

YoungQueenz: Triple G 有一張專輯(《淺藍色的號角》) 會推出,不知你有沒有留意,『白日夢一場』,是較清新,不會太重口味,GrymeMan 和 Matt Force 也有他們自己的個人 mixtape。我有《御宅mobb》。我們想專注 Wild$tyle 作為一個廠牌,多於以往 Crew 的形象

GrymeMan: Triple G這張碟的 production 有 Maru (Marmello)、Floyd、我,和 Canvas,Shout out to Canvas。這張碟的歌詞風格較pop 較柔和一點,但也較寫實,會是一個以學生、年輕人的角度去說唱他對時事的想法。

Matt Force:我自己的mixtape 可能稍後下個夏天才推出,說一些我對社會的不滿,都是比較個人的專輯,裹面有一首叫『One Mic One Pen』,都是說一支咪,一枝筆,這兩樣加上 Hip Hop 構成了我生命的一大部分。

GrymeMan: 我自己將會有一張《From the Mental》,我的focus 會在production,即 beats 和 rhymes,很少香港Hip Hop 人會自己造beat 給自己用,另外也會較著重 flow,不會像 YoungQueenz 的抽象,可以說是都是比較 battle 的 rhymes。


可以簡單說說Wild$tyle 的遠見,或者你們最終的目的?

YoungQueenz: 微觀地說,我們當然希望 (Wild$tyle) 可以在香港Hip Hop「插到支旗」,代表到香港Hip Hop。

如果要宏觀香港的話,我們希望最終有一個音樂種類形成,像GrymeMan所說,變成一個文化,你說起香港有甚麼artists,YoungQueenz會是其中一個,或者GrymeMan是另一個,即如果有誰可以代表到香港,不只是代表香港Hip Hop,而是在代表整個香港音樂,YoungQueenz 或者 Wild$tyle 會是其中一個人,或者一個單位,我們做的事全部都是有質素的,不像那些major label 拍的MV ,都是差不多類型,真的可以放入國際 ,而不是只著眼於香港。真正可以做得出聲望,做得出自已審美觀,希望我們真的可以將這個 vision, 這個文化最終建立出來。

還有,其實選擇Wild$tyle 也有個意思,雖然不是很主要,你們也聽過『Wildstyle』 這部電影吧,主題是關於塗鴉的,應該是八十年代的電影,是一部很有標誌性的一套Hip Hop 電影,我們拿了Wildstyle 這個名,也是希望我們可以成為香港其中一個標誌性的里程碑。

GrymeMan: 就是要「take over the rap game」!

R0060009.jpg

FloydCheung, GrymeMan, YoungQueenz and Mattforce


採訪: Absurd Creation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