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Interview, spotlight
Comments 2

Artist Spotlight – Meuko! Meuko!

阿彭(Pon) 是台灣Indie Pop 樂隊「閃閃閃閃」的核心人物,自2005年成立已來,『閃四』已經是台灣地下音樂圈中的中流底柱。

但在 Indie Pop 的面紗下,她其實亦是一位實驗音樂創作人。自2007 年以「Meuko! Meuko!」作為她的舞台名字,阿彭以改裝玩具以及取樣舊卡帶作為她的創作中心。如果聽起來好像已經很廣泛,阿彭最近還開始涉獵Footwork 和 Juke 的領域。我們透過互聯網聯絡了她,談談她最近的藝術方向轉變,她對環球音樂媒體對台灣地下音樂的關注的看法,以及她與日本Footwork 製作人「食品まつり a.k.a. Foodman」 的跨界合作。

(English translation of the interview please click here)



首先恭喜你最近的日本巡演,你對這趟巡演旅程有什麼感想?

Meuko: 這次日本巡迴是第一次以個人名義「 Meuko! Meuko! 」出國表演,收獲非常多。

其實早在10年前開始一直都有跟日本的音樂家保持聯絡,這次的契機來自於2015年11月的台灣音樂祭「 KUMA TRIBE 黑熊部落音樂祭 」,這場是自己做新的Beat & Sampling SET 第一次的完整演出,這場演出後,獲得一些日本人的好評,也接獲邀約,於是有了勇氣,在今年2月一鼓作氣就出發了。

起初會對自己的表演感到有點沒有自信,而完成這趟日本巡迴之後,獲得更多的好評,甚至未來也已經接獲邀約,才發現他們喜歡Meuko! Meuko!的現場表演方式,使用舊卡帶取樣的表演者在日本也算是少數,還有Meuko! Meuko!那難以定義的曲風對他們來說相當特別。

同時,我也獲得很多表演經驗,還有不管是個性上抑或音樂觀念,與日本人合作都非常的契合,他們也相當樂意跟我分享他們的作業方式。而完成這趟旅程後,也會以自己的方式做一些新的曲風以及歌曲。大致上來說,與我合作的日本音樂家ASUNA 和Foodman 他們喜歡Original和有趣的東西,我本身也是這麼認為,所以合作上相當契合。

在日本競爭相當激烈,這次巡迴之中,我也很幸運的接觸到了各式各樣曲風的音樂家、並且互相交流,還去了ㄧ趟日本知名電台 J WAVE RADIO公司參觀, 能說是得到非常多貴人的幫助。

12721824_500030190176224_1808531879_n

Meuko! Meuko!

日本的埸地和群眾, 對比台灣的有什麼不同之處?

這倒是沒有什麼不同的感覺,台灣的觀眾與日本的觀眾一樣很熱情、大方。

可能也是因為第一次去,或許待久一點才會發現不同之處。

也因為日本朋友非常多,他們也都有來看我的演出,其實跟在台灣表演的感覺沒有太大的差別。

巡演的除了有你之前在台灣合演過的Asuna 外, 還有日本一位 footwork 製作人 Foodman, 説起他,你們最近的合作單曲 ‘Wan Wan Wan Wan‘ 令人耳目一新,這次合作是怎樣發生? 可以説些關於製作的過程?

Meuko! Meuko!大致上是從2007年開始斷斷續續用玩具做實驗的演出,也是因為玩具的演出認識到了台灣音樂圈的前輩「 音速死馬 Sonic Deadhorse 」爾後開始有了一些合作。

ASUNA是在我2014年9月去了一趟京都的「感染LIVE」看表演,第一次發現與自己一樣用玩具表演的音樂家,內心非常激動,於是邀請他來台灣演出,也非常高興ASUNA的演出在台灣獲得好評。

12714198_500023620176881_1004212031_n

ASUNA (左) 與 Meuko (右)

而跟「 食品まつり Foodman 」的緣份,是起初我在貍貓的Soundcloud聽到了他們合作的歌曲「 核 」,這首歌真的是一見鍾情的非常喜歡,後來發現了Foodman的個人作品以及他另外一個Project 「1980円」,這兩者我都超喜歡,似乎都是我的內心長久以來尋找的音樂路向,認識了Foodman之後才認識了一些Juke、Footwork這樣的曲風。 在2015年8月我去了貍貓日本巡迴其中與Foodman共演的活動,也因為我會說一點日文,與Foodman的溝通上發現我們喜歡的東西非常類似,在這之後開始保持聯繫,跟Foodman也非常大膽的討論一起製作專輯一事。同時他聽到我的樂團「閃閃閃閃」沒想到他也非常喜歡(笑)。

「Wan Wan Wan Wan」這首歌會即將收錄在與Foodman的專輯裡頭,起初我只是丟一些舊卡帶的取樣音源給他,而Foodman 做一些Beat的編輯,起初他以為完成了(無Vocal版) ,而我隔天快速地加上我自己的音源、旋律、Vocal,他也非常喜歡,於是就有了現在的兩個版本。

12325420_500020913510485_70287504_n

Meuko (左)與 Foodman (右)

因為我們都非常喜歡可愛動物還有怪異的叫聲,有點像是開玩笑,但其實很認真、奇特的樂器,我在日本三場巡迴之前在東京多待了一個禮拜,我們有去Studio練團、錄音,真的做了非常多有趣的事,包括狂野的亂打鼓,發出各式各樣的怪叫聲,Foodman的想法非常新穎,我們互相丟給對方一些想法,他也都喜歡我的想法,在專輯的錄音、「Wan Wan Wan Wan」 這首歌的現場演出、以及即興的Session 都相當順利。

 

 

我們都非常喜歡可愛動物還有怪異的叫聲,有點像是開玩笑,但其實很認真、奇特的樂器

 

 

從2011 年 Juke 音樂在日本爆發,Foodman 現在已經是日本其中最廣為人知的 footwork 音樂標誌,和他合作過的台灣MC 貍貓也成功得到了不少國際的音樂關注,我相信這應該給了台灣的地下音樂人一個值得鼓舞的信息吧。你會同意這個國際間的認可,是一個契機讓非主流音樂在台灣爆發?

我想不管是各個國家的音樂家,都應該要主動以及積極的推廣自己的音樂作品,這個觀念其實我也是非常晚才開始,即使在台灣的音樂環境生存了一段時間(2005年底閃閃閃閃 開始),從去年2015年底Meuko! Meuko! 完成了「 KUMA TRIBE 黑熊部落音樂祭 」演出之後,我個人開始學習主動去認識我自己喜歡的音樂家,寫信給他們、介紹自己的音樂希望可以交流,重要的是有禮貌且互相尊重,相對地也獲得很好的回應,才發現「 主動去認識 」真的會讓自己成長很多,不管是音樂的技術層面,對於做音樂的想法觀念,都與以前的自己有很大的不同。

其實台灣已經有很多音樂家在網路上與國外的音樂家有相當的合作,通常都是Beatmaker或是個人Producer有比較明顯的合作火花,也有很多台灣樂團朝國外發展及演出,都是好事,而我也希望未來能夠看見更多新形態的合作方式。

 

有甚麼其他台灣的音樂人也值得我們去注意?

有太多了,(如果沒寫到請見諒。)

Luviia / Yellatee / 何灝 Cosimoz / 落差草原WWWW / Sonic deadhorse / Conehead 錐頭 / 黑狼黃大旺 / 謝明諺 / 柯志豪 / 白目½ / 心電樂 / 海星星 / Ruby Fatale / Skip Skip Ben Ben / 陳潁 / Simon & Sowut / Sonia Calico / Slamer / 洪申豪 / 世外桃源 / Varo / Space meow / 夏生阿亮 / Haniboi / Take This! / PEAR … 等等,其實台灣的音樂家全部都很棒,ㄧ時提不完。

你最近的演出都是接近即興和取樣音樂,這與你在閃閃閃閃的背景好像很截然不同。作為台灣獨立流行電子的「老兵」,是什麼原因誘導你去轉為到較抽象,即興,甚至有點「互聯網」的音樂設計?

最初做即興,是在2007年開始與 「再見奈央 Goodbye! Nao!」的團員 黎明翰 合作的Meuko! Meuko!

當時就開始用玩具的改造,實驗聲響的演出,2011年開始自己學習做ㄧ些beat 以及個人創作。

在2014年底開始與「 生氣的年輕人 Angry Young Man 」主唱 何灝 ( COSiMOZ ) 也有ㄧ些Live Jam的即興演出。

「音速死馬 Sonic Deadhorse 」則是ㄧ直都有各式各樣的歌曲合作。

 

【 2/13 與ASUNA 的現場錄音】

Meuok: 而這趟日本巡迴之中,我都有做自己完整的個人Set演出 ,有兩場都是先表演完自己個人的演出之後,才接著與合作的音樂家即興演出,除了 2/13這場與ASUNA的Session比較特別,這場是我ㄧ首他ㄧ首Back to Back 接歌,同時我們在互相的歌曲裡面加入自己新的音源進去。

【 2/14 與 Foodman 完全即興Session 】

Meuko: 與Foodman 2/12第一場的Session 其實我們有練習過,不完全是即興,2/14也是與Foodman的Session才完全是即興。

 

不管是與Foodman 還是ASUNA 的Session ,我們彼此都非常喜歡此次的合作,即興有趣的地方就是有很多意外,帶有刺激的冒險氛圍,同時在即興之中,似乎像是在對話,那樣感覺是很自然又舒適的,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

「 閃閃閃閃 」比較像是一個大家族、一個家庭,是一個群體生活的概念,個人的Meuko! Meuko! 能夠做的尺度能夠更廣,且更自由、比較屬於自己真正個性層面的特質,兩者之間並沒有偏向任何一方,對我而言,兩者都是很好且重要的學習作業。

 

 

“即興有趣的地方就是有很多意外,帶有刺激的冒險氛圍,同時在即興之中,似乎像是在對話,那樣感覺是很自然又舒適的,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

 

 

當你創作時,你是嘗試去還原一個你腦海中已經有的畫面,還是由操縱你運行的音樂器材作為寫作的中心?

2007開始個人創作之後,一直到2014年底,累積了很多經驗,不只是現場的表演經驗,也累積了心理層面的成長,就拿現在的表演模式來說,通常我會在睡前做歌,或是半夜安靜的時候,或是週末的下午,甚至隨時隨地的空想,偶爾跑出一些旋律來,做歌的同時對我來說就像是做夢一樣,或是遨遊到別的國度去旅行。

因為我不懂樂理,對於樂器上的使用會有一些難度,所以選擇取樣的方式來玩音樂, 而我一開始取樣到現在都是取舊式錄音帶的聲音,舊卡帶的聲音讓我感到特別溫暖,首先我會先做Beat ,然後再用取樣機做編輯,最後才有ㄧ些畫面跟故事性,通常做的時候都沒有想太多,幾乎完全進入別種人格世界。

這樣沒有框架的做音樂,比較自由,如果今天要我特別去做一種特定模式的曲風,我可能會做不出來或感到不自然。

 

 

就拿現在的表演模式來說,通常我會在睡前做歌,或是半夜安靜的時候,或是週末的下午,甚至隨時隨地的空想,偶爾跑出一些旋律來,做歌的同時對我來說就像是做夢一樣,或是遨遊到別的國度去旅行。

 

 

你與音速死馬的合作也登上了Orindal Records 的 Casiotone Compilation Six,你是懷舊音樂器材的愛好者嗎?我很好奇你會不會可能在你的SA-1 做了些 circuit bending 之類嗎?

沒有特別是懷舊樂器的愛好者,也不是新穎的器材控,個性上的確是蠻念舊的,只要買了樂器就會想要做到極致,第一台買的樂器是 Alesis Micron ,從閃閃閃閃一開始買用到現在有10年了,Korg SMK II 是ㄧ次偶然的機會跟Sonic Deadhorse用極為便宜價格入手,現在也主要是用這台來做歌,但因為Korg這台容量有限,最近又入手了中古的Roland Sp-555,我喜歡用二手的東西,有傳承的感覺 (完全自己想像) 。

CASIO SA-1 是跟一個好朋友借來的,我喜歡CASIO的原因是喜歡他的質感,lo-fi 又可愛的音質,

尤其在自己錄音時發現,CASIO的雜音非常大,那種不乾淨的底噪我覺得比起電腦音源來得踏實。CASIO我喜歡它原本的樣子,不會做改造,改造的只有用夜市買來的便宜玩具來改造而已,頂多只是改造輸出大音量,聲音上的改造目前還不會做 ,未來會想試試看。

而我個人也比較喜歡實體的器材,做起來比較踏實,雖然我現場也有用iPad軟體做Beat ,因為方便,聲音質感也不差,之後也會考慮用別種方式來做Beat ,目前大概是這樣。

你有一組固定的現場 set up 嗎?譬如你現場時常用的器材嗎?

有固定的個人Set 表演,通常就是Soundcloud聽到的那些歌。

Mixer : Mackie Pro fx12

Sampler : Korg SMK II

Sampler : Roland SP-555

Background : iPad

還有麥克風 、一些小玩具等等。

12166065_500023733510203_1034410561_n

你不在做音樂的時候,你喜歡做些甚麼?

跟大家一樣,上班下班、吃飯、睡覺、放空、看日劇精進日語能力。  

但通常每天都宅在家做歌,聽各式各樣的錄音帶。

有特別想看的表演才會出去玩。

你可以預告一下你即將的計劃和行程嗎?

  1. 今年會做Meuko! Meuko! 個人的專輯錄音帶
  2. 與 「食品まつり Foodman 」製作ㄧ張專輯 ,大概10首歌
  3. 想做亞洲巡迴演出, 日本、台灣、香港、中國、韓國
  4. 與各式各樣喜歡的音樂家合作
  5. Meuko! Meuko! a.k.a MC觀光客,主要是沒有Flow的Rap

訪問: ODM
封面: ODM

 

廣告

1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Artist Spotlight – Meuko! Meuko! (English) | ABSURD CREATI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