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發表迴響

種族定型、亞洲身份認同與「AZN Pride」

原文: Dazed: the asian art collective celebrating self-love  by 

譯/ 編: T0C1S


雖然西方媒體對東亞和東南亞的亞洲人的描寫一直充斥著種族定型觀念,但互聯網的到來帶來了更加細微的發展,這是自我身份描述 —「AZN Pride」。

「AZN Pride」是一個互聯網現象,在20世紀90年代後期和00年初期,由 Xanga 上的跨張的 .gif 動畫圖,亞洲網絡通信使用切換的大小寫(如問候語:「wAzZuP bB aNgEl」)和於襯托富士 Impreza 改裝街跑的高科技觀世音樂。

但像任何文化現像一樣,AZN Pride 也最終消聲匿跡,不過它的美學卻與駐紮在城市地下俱樂部場景中的洛杉磯藝術家 Jason Wong 緊密相連,並展現於他與人才輩出(包括R&B 歌手 Kelela 和 DJ 的 Total Freedom)  的前瞻派對組織/ 廠牌 Fade to Mind 的合作。

二十年代初時才是中學生的他,Wong 設計了Angelfire 網頁展示他個人照片和閃閃發光的.gifs 的收藏,有聽取了傳奇的Eurotrance製作人DJ Mystik,也有譏笑過 “Got Rice?” 這個廣傳的圖片。 以 AZN Pride為起點,他聚集了其他志同道合的亞裔藝術家,形成一個促進亞洲創意的團體。

這個成果就是Eternal Dragonz 或 『EDZ』,一群主要在西方的泛亞洲音樂家,DJ,歌手,視覺藝術家和作家。 加入組織的是紐約的 Eric Hu(他也在中國人口眾多的加布里埃爾河谷的洛杉磯郊區長大),Jenny Yoo(在韓國街長大),Lucy Chinen(來自南帕薩迪納的作家和編輯)和 Justin Tam(澳洲的製作人和公關人員)。 他們最近的發表—吉隆坡製作人 Moslem Prient — 是EDZ 聲音的一個很好的指標:暗黑冰冷的舞池炸彈,但暗暗湧現著流行音樂的特質。

『Eternal Dragonz 是關於這個要素 (AZN Pride) 的發現,』 在洛杉磯的Echo Park 與我們會面的 Wong 說著。『即使我們是否已經從年青的時候已經將 (AZN) 其作為我們身份的一部分,我們都了解或有意識到這個慶祝以「亞洲人」身份自居的網路社區。』

Eternal Dragonz最早的日子可以追溯到當 Wong 和 Yoo 在 Fade to Mind 的派對中相遇,而兩人也開始都注意到 AZN Pride 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的影響:在倫敦網路電台 Radar Radio 的節目BBC AZN Network (取自英國廣播公司亞洲社區頻道 BBC Asian Network)、Raymond 2005年的照相簿 See the Future in My Past covering Asian gangs in the San Gabriel Valley、以及澳洲 V Kim — 一個善於揉合 K-pop 和紐約 Ballroom 的亞裔製作人所創作的音樂。 

 

 

所以,Wong 和 Yoo 開始接觸到與 AZN Pride 有聯繫的創意人物。他們聯絡了也在組織了以亞裔為主的製作人及DJ 的團體的 Justin Tam (即 V Kim) ,三人一拍即合並開始共同創造了 (Eternal Dragonz) 這個亞洲藝術家的國際團體。

Eternal Dragonz 並不是志在於復活 AZN Pride,而是利用它作為一個信標。雖然 AZN Pride 的身份都是 Hu 和 Chinen 都長大的一部分,亦因些通過這種聯繫被吸引到 EDZ。 事實上,今天是紐約視覺藝術學院的教師的他開始通過AZN Pride,設計了一個名為「AZN Concepts」的原始網站。

「這些名字雖然很瘋狂,但其實都沒有意義的,不過他們聽起來就是很有威權的感覺,」在紐約的他在 Skype上說道,「這只是日本進口車的 gif 動畫片。 DJ 摔碟的gif 動畫片,沒有質素的評論寫作,Techno 的美學等。 但我仍為此感到驕傲。」

 

Eternal Dragonz 並不是志在於復活 AZN Pride,而是利用它作為一個信標。

 

但當 Chinen 跟 Yoo 正在籌備一個基於美國亞洲人 (Asian American) 美學的出刊(第一個問題是「互聯網考古」主題)時,Chinen 記得 (AZN Pride) 亞文化中方面的嚴重問題。一方面,AZN Pride 美學在南加州被亞洲黑幫選中 — 一個幫派甚至以命名自已做 Asian Pride 。此外,AZN Pride 也被指是盜用了黑人文化 — 從穿著寬鬆的牛仔褲和其他嘻哈派服裝,到AZN Pride 於網絡詩歌和歌曲中「N 字」的大量使用。

 

eternal_dragonz3

AZN Pride

 

此外,Chinen也說道以往 AZN Pride 感覺被是一樣同化。「現在回想一下,我記得在有一刻我是認為這 (AZN Pride) 是愚蠢的,」她說。「當你也想到這是一個沒有文化,沒有教養以及過分地賣弄「亞洲」的身份以及你的一對移民背景的父母,而同時你在決定在會於某個年齡成為一個有創作人時,你無意中也決定令自已更「美國化」,而AZN Pride 是一個超級流氓的身份。所以現在透過它回頭可以看看這個試圖成為「非亞洲人」的經歷。」

這些與 AZN Pride 在歷史上的地位的鬥爭是Eternal Dragonz 不太樂意疏浚它的過去的原因之一。「我們不是想讓AZN Pride復活,」Tam說道「但這是一個代號。 例如,倫敦的平面設計師 Lawarence Lek 剛剛在Twitter 聯絡上來,「我明白你在做什麼」,但當然也有其他人說 「這(AZN Pride) 的過去很令人尷尬。 我們不應該再把它重新帶起。」

Hu 也認為,(AZN Pride) 這個在九十年代的運動只能作為它 (EDZ) 的營銷策略 — 一個討論的方式,重而最終可以令人更加認真地考慮亞洲的創意。 他說:「當我們提到 AZN Pride 這個詞時,反而可以讓到那一運動的人停一停,並喚起一種強烈的感覺。」

 

by Eric Hu

By Eric Hu

 

「有些人可能會,『哦,我的上帝,真好笑』或者有些人可能會這樣,『伙計你在開玩笑嗎?』我們不是重新創建 AZN Pride,但是我們正在舉起一個旗幟,如果你對此有感覺,這個旗子會要求你走近,並和我們接觸。

龍的形像對於 Wong 很重要,Wong 認為有必要收回一些白人藝術家和設計師對其盜用了的形像。EDZ 注意到地下音樂和藝術場景中的 「亞洲」美學趨勢 – 例如 Health Goth 時尚標籤常將把日文文字放在任何地方,而K-pop的令人眼花繚亂的音樂和音樂視頻在西方國家找到了觀眾。

 

龍的形像對於 Wong 很重要,Wong 認為有必要收回一些白人藝術家和設計師對其盜用了的形像。

 

「我們的種族背景給我們一些調查的自由,」Wong說。 「我也覺得重要的是重新確定一些事情,因為互聯網帶來了 Vaporwave 和 Seapunk。這種互聯網未來主義對亞洲神秘面紗的迷戀,包括東方神秘,和亞洲女性化身。我們真的沒有答案,或者它是可以接受或可以使用的,但作為一個團體,我們正在試圖調查這些事,並投射對其我們忠於自身的感覺

 

 

這些投射反映於EDZ 的出版物、藝術展覽,香水、時裝以及一系列的音樂混合和發行。 Eternal Dragonz 在二月份推出了他們第一個發表:Karaoke Vol. 1,由澳洲的 Strict Face,英國的 Organ Tapes,馬來西亞的 Moslem Priest 和 Mysteriz 獻出了四首作品組成的合輯。 組織也剛剛登上了在 Fade to Mind 在倫敦電台 Rinse FM 的節目。 Tam 談及了泛非洲音樂製作人組織 NON Records,以及 N.A.A.F.I.— 一個集中著墨西哥和拉丁美洲舞蹈音樂組織,作為同樣捕捉到某一僑民音樂的團體。 「我們也喜歡(泛文化 DJ 集體)Future Brown」Tam 說道。 

Tam 也認為,通過允許藝術家在 Eternal Dragonz 之下發展,它可以消除了音樂行業內針對亞洲人血統藝術家的壓力。

Tam 說:「我在Eternal Dragonz 進行 A&R。」 「我正在尋找像比如 Scintii (Stella Chung) 的音樂家 – 她曾在(倫敦的唱片公司)Young Turks工作。 她是台灣人,但她的音樂聽起來很像FKA Twigs。 而來自馬來西亞的 Moslem Priest 聽起來很像 Night Slugs 的傢伙。我們總是有試圖效仿西方的聲音,而我想我的角色是把這些藝術家帶回來,並說:『你可以試試和這些西方藝術家競爭,但你不會成功。』 你正在玩一個你不存在的遊戲和的世界。「西方藝術家可能嘗試製作K-pop一樣,他們可能會也可能不會成功。」 

 

 

 

Eternal Dragonz 變得最為關鍵的地方是當它指出於亞洲身份認同討論中的細微差別,並銳意打開了汎亞藝術家的一個安全創意空間,以打破於藝術品之外的先入為主或定型觀念。正如奧斯卡頒獎典禮上亞裔美國人多次被無情的笑話開玩笑說,至今亞裔美國人仍然發現他們是這些玩笑的對像。

Wong 說:「我覺得奧斯卡在平等性和代表性的對話中他們肯定是失敗方,」它強調了以下論點:『我們不會冒犯你,我們只是為品質好的一方說話。』但一個對少數民族的刻板印象也是一樣有害呀,這是一個非常冒犯的東西,只是沒有那麼明顯。它帶來了一個真正令人困擾的這個概念:我們只是被看作是這個勤奮但無有創意的機器人。也許我們沒有足夠的代表權所以我們不能像大多數其他種族一樣發聲。

 

Moslem Priest

 

除了是一個創意空間外,每一位成員在各自領域都具有很強的才能。「在亞洲社區中也有一些渠道去展示我們的東西,但由於某種原因,我仍然無法連接到他們,」曾在K-pop集團SM娛樂公司工作過的藝術家 Yoo,現在是日本流行的韓國信息應用程式LINE 擔任創意的工作。「我幾乎不得不離開亞洲社區才找到我可以聯繫的人。」

以一個組織的型態去抵抗和表達是一件危險但總又令人振奮的事情,而 Eternal Dragonz 也不會不明白。雖然他們一方面不滿 AZN Pride,而另一方面卻利用了它作為團體的溝通的符號 ,但「泛」的想法是在團體與其前身之間是共享的。AZN Pride 曾經是一場亞洲身份的浪潮,一個獨立代表性的社區。Eternal Dragonz 在些進一步推進,將這些創新活動納入全球市場,因此它的內在成為一個消費的觀念,但也與亞洲本土的東西有關。在西方國家的亞洲社區中這些想法和策略太少了,或使Eternal Dragonz 成為是一個或不可少的事情,亦它是一個叫人興奮的事業。




Absurd Trax with V Kim + secret guest
日期 : 2017 — 7 — 1  (週 六 )
會場: XXX Gallery
地址: 九龍,大角咀,洋松街89—91號 建聯工業大廈,2樓A室
入場費:$150 – B.Y.O.B

Lineup:

V Kim 


V Kim 是 Justin Tam, 製作人,DJ 及 Eternal Dragonz 的起始成員之一。他泛亞的俱樂部聲音表現於零雜的鼓點、冰冷的 R&B 和切碎的 k-pop 人聲。已經被在Rinse FM , The FADER,Radar Radio,BBC Radio 1 / 1Xtra 以及 i-D 報導。

Tsalal
18839151_1318805331542225_7528324699224944905_n.png
Kelvin T
18922901_1318805341542224_8900772484072795708_o.jpg
T0C1S

神秘嘉賓是 —

x/o (Eternal Dragonz) (DJ set)

X/O是Veron 做視聽藝術的化名,其主題探索的是癒合、生長和身份的意義。她那具有宣洩釋放感的音樂聽起來激進卻不乏一絲憂鬱,其中極度失真的音色和與微妙柔美的旋律和人聲形成對比更加有意思。

x/o at New Forms Festival 2016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