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um, Review
發表迴響

Album Review: Jefre Cantu-Ledesma – On the Echoing Green

對於一個並沒有特別喜歡shoegaze音樂的樂迷如我,發掘優秀或別出心裁的shoegaze作品並不是一件容易和令人享受的事。太多的仿MBV扭曲轟音音牆,太多的Slowdive式唯美旋律噪音美學。

他們很多都沒有把這些美學影響予以創新,甚至是只見皮不見肉,慢慢使我對發掘 shoegaze樂的興趣減少。

因此,當遇上好的瞪鞋作品時,會格外興奮,那一刻不禁會想:哈,瞪鞋還沒有死!

幾個星期前,當我頭一遭聽到單曲〈A Song of Summer〉就正正是這種體驗。前奏裡不斷重覆的尖刻結他聲,脆弱的動人旋律,打破了我腦海裡關於shoegaze的一些心障。那是一場勾起少年愁滋味的仲夏夜之夢:前半是回憶和故事,後半是迷糊卻揮之不去的情緒,餘下零星的碎片四處飄散───

─── 夢醒後連前半的片段都記不起來,悵然若失。這是資深drone / 氛圍音樂家 Jefre Cantu-Ledesma 的新專輯《On the Echoing Green》𥚃第一首釋出的單曲,有夠epic,先聲奪人。整個專輯來說,也是一張出色的瞪鞋氛圍作品。感覺他從出世走到入世,作品依舊帶著像抽象畫般幻變的美感和層次感,但同時又不乏甜美動人的樂句和聲景。

《On the Echoing Green》噪音瞪鞋和實驗環境聲景並重,但與過去最大的分別是它的流行旋律觸覺,與音樂的具象化。過往 Cantu-Ledesma 的作品是更抽象、更 drone / ambient、更 sound-art 的模樣。像2010年的《Love Is a Stream》,儼如早期 Slowdive 的噪音drone純音樂版,是抽象與虛幻的極致,是像封面那樣接近純白的虛無。他的舊作中有很多是噪音音牆、或實驗性的聲景描繪,雖然當中都有著某程度的瞪鞋音樂的旋律性,但那些旋律都難以觸摸,像滴落池中的墨水,在你看清前就已化開了。

然而,Cantu-Ledesma在去年一張習作性質的EP《In Summer》中,已流露出這種溫暖的流行觸覺的端倪。我們可從〈Love’s Refrain〉和〈Blue Nudes(I-IV)〉兩曲中看到那種具體化的旋律。《On the Echoing Green》可謂這種取向的延伸。

Cantu-Ledesma 亦不諱言:「我想把明顯流行的元素帶到音樂的表層。」他補充:「我現在對於其他人的意見更能採開放的態度,去信任他們的音樂創意。」這或許解釋了為何新專輯與前作會有上述的迴異。確實,他在製作這張專輯中找來很多音樂人共同參與。我們從中聽到甜美的女聲、更多清澈的結他撥彈,聽到更多樂隊化的歌曲。Cantu-Ledesma能成功從抽象的環境噪音藝術,走進相對入世的瞪鞋樂,樂隊的協作形式應記一功。難得的是,Cantu-Ledesma仍能找到一個脫俗的位置,以出世的角度來做入世的事。

不要以為這是一張shoegazing pop專輯。雖然那首溫柔到痺、甜入心扉的女聲歌〈Tenderness〉可能是他最pop的一首歌,但專輯𥚃頭亦充滿著他至拿手的環境音樂如〈Vulgar Latin〉(挺喜歡混沌環境𥚃的鋼琴音)、〈In a Copse〉;亦有美不勝收的結他曲〈Dancers at the Spring〉、〈Echoing Green〉,delay音效加上詩意的音符,儼如甜蜜版的Roy Montgomery;瞪鞋純音樂〈The Faun〉令人隨風擺動,一片沐於暖陽下的幸福感⋯⋯

歌曲都是鮮明的。在風格演變上,《On the Echoing Green》是《In Summer》EP的擴展,但比較起試驗味濃的後者,前者更立體,作者拉近了歌與歌之間的距離,加強了它作為專輯的一體性,有助聽者在聆聽時把歌曲串連起來看成是一回事。 然而,由首曲〈In a Copse〉到〈A Song of Summer〉的銜接,以及〈A Song of Summer〉在情緒上的過於激烈,然後直至結尾都是相對穩定的情緒,都令我感到少許突兀。這是美中不足的地方。

 

4.0/5 (Danny)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