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um, Review
發表迴響

Album Review: 傷心欲絕 – 偶爾還是想要偉大

「中國的建築物就是要讓人感覺自己渺小。」身高一米九的許正泰如是說。

這酒鬼偶爾就是會吐出一句別有意思的話,讓人縈繞心頭。然後我別過頭看一眼走道傍一座博物館之類的建築物,果然大得離譜。

wayne-so-sad3

傷心欲絕 (Photo credit: 陳藝堂)

那晚上,我們一行人跑到武漢一個碼頭坐渡輪,喝著非常淡的啤酒越過黑暗、渾濁的河,只見兩岸燈火。甫一著陸,便是道別。

wayne-so-sad2

結他手金剛 與 Waiting Room 老闆之一的 ahblue

下一次見面已是在台北。一六年最後一日的前一天,洪申豪辦的「30人30歌」活動。當中許正泰唱的便是新專輯的終曲《幽靈先生》。事隔半年,傷心欲絕的新專輯 《還是偶爾想要偉大》正式發行。

可幸的是,專輯確實偉大 — 許正泰的聲音前所未有的高昂,音準極佳。另一方面,樂團編曲緊湊,加上琴鍵多變的聲音,新舊歌曲比前作多出了一個維度。像《一整個世代的宿醉》中的鋼琴及 《I Quit》的管風琴都用得恰到好處,做到時而強調主旋律,時而回應其他樂器。

另外,細心的製作人老王總能適時把歌接起來。像第九、十軌的 back-to-back 是專輯最動聽的部分。緊接狠勁十足的 《一整個世代的宿醉》是同樣具速度感的 《生不沉默,長成閉嘴》,當中有劉暐尖銳的 「一二三四!」

餘聲未盡,名曲 《也許我見不到你了》響起。

「這是我寫過最清醒的一首歌。」

三振出局。

簡單來說,傷心欲絕變得耐聽了。可這是我一直在等的新專輯嗎?傷心欲絕還是那個橫衝直撞、醉酒鬧事、結他也拿不穩的龐克團嗎?

坦白說《搖滾糾察小隊長》的升調部分顯得有點俗氣。不是要說「龐克應該只有三個和弦」這樣的老套話,但升調還是留給伍佰吧。長達四分鐘的《幽靈先生》也顯得累贅。主歌部分的結他刷了足足一分鐘,但經過三十秒的副歌就回到同一個樣式。

整體來說,《我愛你》的魯莽只短暫出現在第六、七軌,其餘曲風都比較成熟。雖然編曲變完整了,製作上亦有所提升,可總是有點懷念那個聲音沙啞、結他跑調的龐克團。當然這張專輯還是非常有趣,也很動人。可它卻沒有讓我想喝太多的啤酒。

正如歌詞所說「我的偶像湯姆變性了叫做蘿拉」,傷心欲絕也變了一個搖滾團。不過,那也沒什麼不好。

宿醉或清醒,只要傷心欲絕的聲音依舊鏗鏘,那就夠了。

後記:新專輯後勁十足,雖說沒有一聽愛上,但停筆後幾天老是在哼《生不沉默,長成閉嘴》的副歌。

😭/5 (Lok)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