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um, featured, Review
發表迴響

Album Review: Love Theme – ‘Love Theme’

從樂評走到現場,Absurd Creation多少走得太遠,而對於舊業我們開始變得有心無力。為了保証網站自身應有的正常運作,我們多番𨘋請了不同的作者為我們撰稿。今次我們特別請來耳道運行式博主之一 ,Rui,登稿於本站。同時,我們亦打算開放本站的評論欄目,有興趣為音樂的文字評論作一番志向的朋友,可以投稿到absurdcreationmusic@gmail.com。P.S. 此稿原載於耳道運行式《樂評:臥軌》一文。


洗衣機脫水完不久,放了《Love Theme》。

未知是薩克斯脈藏的尖碎煩躁,還是那在腦中晃晃搖搖的聲音,伴在現實間聽到的,〈Desert Exile〉推使我去床上。早先還將翻亂的床單撥回原本披好的樣子,這下沒有麻棉混紡的粗糙感,反而有薩克斯綿綿迴盪的霧氣瀰漫。

 


Love Theme.jpg

[L-R]  張洪泰、AUSTIN MILNE, SIMON FRANK


 

Love Theme,這浪漫團名,由張洪泰Last Lizard, 前 Dirty Beaches)、Austin Milne,以及告別台北的 Simon Frank 所組成。這幾個人物若不讓人出現苦澀悒暗的聯想,就召喚了陰鬱、幽遠且深邃的迷態。尤其合體的《Love Theme》,深如封面《世間情》角色的眼神一樣,照耀在那無望上的,是讓俗人和隱者同樣思考的孤寂;同樣奢求著無解,念念能有明朗的一天。

長達九分鐘的首曲,領人至門前,抬頭一看,竟見入夜的天景,發現自己身在一條車廂,前後沒有盡頭,但外還有不想看清的、無邊的野地。

接續的〈Late Crossing〉,一如之後的曲目,常有反覆行進的迴路音襯在下面。迷迷茫茫予我一個想像:會否一如奔波歐陸,而得乘跨日長途火車那樣,冉冉的夜伴著穩穩的軌道聲,一路醒著至渙散黎明?這樣無禮的浪漫,也許更因曲間盪瀰的薩克斯,讓浮浮行走於人間的的狀態蒸發出來。

薩克斯如絲如煙一般蒸熬於靈魂底處,鐵軌晃蕩起不安情緒。

是誰左右列車上的旅人?在人暗睡明醒的中間地帶,拖拉出整夜寂寥又浮躁的……)

A 面最後一首,是分作三部分的長篇,15 分鐘的〈Docklands – Yaumatei – Plum Garden〉,大概是為他們各自或共有的經驗,下了最理智的座標性記錄,卻有最躁進的詩意註解。記得 Simon Frank 曾和我談到,三地都有異鄉人想家的情緒或狀態。「慢——快——慢」的路數,是向蒸蒸過去的時光追討,還是創作人儀式性的讓情感由此灑畫?最終,三人交相鳴奏敲打,沒但說明。

 

“三地都有異鄉人想家的情緒或狀態。「慢——快——慢」的路數,是向蒸蒸過去的時光追討,還是創作人儀式性的讓情感由此灑畫?最終,三人交相鳴奏敲打,沒但說明。"

 

一切收在越發去頻的聲音中,一如〈Late Crossing〉,車尾消散;聽者不明白是蒸熬的靈魂閉上了眼睛,還是它直直衝出隧道。

我們往著反面的方向過去。

 


Love Theme Cassette

發行限量黑膠後,又推出卡帶版本,王君弘拍攝的主視覺佔滿整個封面。 © ALTER RECORDS


 

A 面結束,我才下樓將洗衣機裡的衣物一團團拿起,丟進烘乾機內,也許還有震盪感的踉蹌我膝踝關節,讓屎洞一憋。那整穴的潮濕如轉齒輪般,旋進了燥焰裡。

我上樓換了 B 面,樓下伴著轟隆轟隆的聲響。

第一首〈She’s Here〉拖著遙長的寂寥,如靈虛臥在長途的軌道上,躁眠躁眠的此刻,居然也有分不清是哪一層逼近我耳的錯覺。拖啊拖著竟傳來另一線不安的聲響。

唯一使用合成器與鼓機的 Simon Frank,給了虛靈精神上的支撐。原來,已入 B 面第二曲〈All Sky, Love’s End〉的第二段。此曲也是整張專輯裡最長篇,沒替旅人回答途間時空飆行的疑問,反倒讓臥軌的意志和精神,有一股緊抓不放鐵軌的魄力,擦出暗夜迷人的火光。

 

“瀰冉的薩克斯依舊拉著虛靈,往那不知有無目標地的前進。拉出內室與大廳的孤寂感、還是兩相干擾的同頻聲響,Love Theme 回歸這組人馬的使命。"

 

Love Theme 的配器搭置中,Simon Frank 可算最突出,除精神反制外,還有長野裡靡靡不乏的專注。撐過前四曲,在這當下更激躁而且篤定。它無頻頻回望的眼神,也缺乏天使召喚的聖音,更數不到荒蕪間應該張滿的耳朵、那些平凡人越不了的門檻;它抖落聖賢的高傲還有思想者的無意義憂傷,考驗瞌睡的眼皮、小氣的耳根,考驗它每一位身作外來者的鄉愁和討好。

直到退去火亮,長野再無聲響。瀰冉的薩克斯依舊拉著虛靈,往那不知有無目標地的前進。拉出內室與大廳的孤寂感、還是兩相干擾的同頻聲響,Love Theme 回歸這組人馬的使命。

曾看過兩次張洪泰演出,一回是他於當時  Jon Du 所創立的 NoWhere(如今的 Lonely God)進行於 The Wall 公館的表演,另一次則在台北行者與  Jon Du(Forests 森林LUDU)以及 Simon Frank 的共演。都印象深刻。Simon Frank 個人的演出,也同樣驚喜,也不曾想像過他能有在這組合中,如此巨變的編排與角色。這三人一同搭著列車嗎?還是一同造車、造夢呢?旅人沒有回答,虛靈掩飾不了一切。

B 面第一曲〈She’s Here〉在後段且接終曲的時候,浮起罕見的狀態,兩支薩克斯交鳴,有如肌紋理交磨狀態,而不至外膚貼和揉擦的情慾感,迷人八九分。三人的現場演出,應有許多即興部分,電聲也許安排,但跟進或退役的契機,都要三位共有默契才能達成統一的時刻。

這也解答了為何分居世界三地的人,能生出這張作品。虛靈在鄉野靜靜等待,我培養遊子的心情⋯⋯)

狀態一如臥軌,誰不要我爬起,我就永遠抓著,給拖去。

by Rui Lin

試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