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t, featured, news
發表迴響

靈物之間 — Aïsha Devi

翻譯/ 轉載自: Resident Advisor

原文 –  Aïsha Devi: Of matter and spirit 

 


 正如 Holly Dicker 解釋的那樣,Aïsha Devi 進行了漫長的創造性和精神之旅,以實現她現在所廣為人知的奇異作品。

 Aïsha Devi 擁有一把驚人的聲線。 這亦一直是她最重要的創作工具,並多年來依賴地使用。 Devi 形容直至她在學校合唱團中唱歌時,她說,當時仍然是一名「害羞和孤獨的孩子」的她 ,才第一次真正感受到 「她」 的存在,她的聲音便成了她的身份。

Devi 是古典樂訓練有素的女高音歌手,她的音域令人震驚。 你可以從她的作品聽出 — 一方面她有作品 「Throat Dub」,其中 Devi 使用了模擬的喉音唱法。 另一方面就是作品 「Adera」,一首她專輯中醉人的開首曲。她的首張專輯 「Of Matter And Spirit」,是充滿了天堂般的滲透,實在已經令人難以置信。 但是,沒有什麼能更比得上 Devi 現場的聲音 — 它可以破裂時空。

 

沒有什麼能更比得上 Aïsha Devi 現場的聲音 — 它可以破裂時空。

 

 Aïsha Devi 不願談論她的臥室實驗計劃 Kate Wax。作為 Kate Wax,她在二千年中期於瑞士廠牌 Mental Groove上發表了許多錄音作品,並遍及歐洲各地。 2010年,她簽下了 Border Community 並準備發表她的第二張專輯 「Dust Collision」。專輯在第二年釋出,雖然受到好評,但這是她最後一次以這個名字發行。她開始感到與這個身份再拉不上關係,而且感到十分不滿足。從這一點上,她轉向到冥想,而這帶來了迅速和戲劇性的結果。

 「我變了,」她熱情地說。 「即使在我的臉上」。 Aïsha Devi 意識到,她一直躲在面具背後,音樂製作一直是她逃脫童年創傷的方式。她決定不能再遠離自己了。

 緊隨其後的一個強烈的自我發現時期。 Aïsha Devi 當時正在研究心理學和科學,古代世界哲學如煉金術,形而上學和氣體學,並閱讀如吠陀的宗教文本。同時,她也正在探索她的過去。她的祖母被撫養在瑞士的一個小資產階級村里。她的母親是一個奇怪的人,現在通過加勒比叢林在突尼斯和瑞士之間旅居,她也從來沒有見過她的父親,一個尼泊爾人但擁有西藏和印度的血源背景。她開始尋找他並旅行到印度,同時沉浸在西藏的歷史和文化中。

 

aisha-devi-matter-sit

Photo credits Emile Barret

 

 2012年7月8日,Aïsha Devi 在日內瓦國立大都會演出了為提高西藏危機意識的音樂活動。演唱會由瑞士後工業  (post industrial) 樂隊 The Young Gods 的歌手 Franz Treichler 主持。活動是紀念了民間歌手和活動家 Loten Namling,一個拖著棺材在他身後,從伯爾尼到日內瓦徒步旅行若為 「Walk of Freedom」 的旅程的結束。這是Devi 「尋求啟蒙」的一個重要時刻,並使她更加註意她的身份。

 那年冬天,Aïsha Devi 第一次在突尼斯訪問她的母親和繼父的家人,這次經驗增強了她要發掘自已根源的信念。他們住在撒哈拉沙漠以前的最後一個村莊之一,當她在沙漠中走過時,她經歷了深刻的經歷,並決定在那裡把 Kate Wax 永遠埋在沙漠裡。Aïsha Devi 得到重生。

 當時Devi 需要一個載體與世界其他地方連接。 回到日內瓦時,她和三位親密的朋友Raphael Rodriguez,藝術學院的朋友Niels Wehrspann 和 Samuel Antoine 成立了 Danse Noire。 Danse Noire 不只是一個音樂廠牌,它更像一個團體。一個來自全球各地,不為別人接納的人群組成的社區,並團結起來反抗主流舞蹈音樂。在廠牌的眼中,俱樂部是一個試驗和挑戰大眾文化的空間。廠牌發行的音樂是都被設計成「非正常」 「Dysfunctional」。

 

在廠牌的眼中,俱樂部是一個試驗和挑戰大眾文化的空間。廠牌發行的音樂是都被設計成 「非正常」「Dysfunctional」

 

 Danse Noire 的藝術家包括意大利紅牛音樂學院研究生 Vaghe Stelle,他發表了廠牌的首張作品 「Out Of Body」(一張精彩而令人亢奮的電子音樂 EP 專輯)。還有葡萄牙前衛製作人 IVVVO,阿爾及利亞出生的土耳其藝術家和翻譯家 El Mahdy Jr.,其令人印象深刻的 Gasba Grime EP 將 Raï 和其他東方音樂影響在 drubby grime,dubstep 和 footwork 的音樂框架內揉合而成。 Aïsha Devi 在廠牌中發行 「Hakken Dub / Throat Dub EP」 中也做了類似的作品。她說:「我在當代和祖傳之間建立了聯繫,一種在日常生活中追求靈性的方式。」 「銳舞幾乎是一個集體的體驗,在心靈中,通過音樂去交流正正是是儀式的核心。」

 Danse Noire 象徵著 Aïsha Devi 對於音樂,作為一個儀式,和去俱樂部作為一種精神上的交流的想像。她說,俱樂部是今天的寺廟,電子音樂是促進現代世界超越或提升意識狀態的完美媒介。超越的意識驅使了 Devi 和她的作品。她的音樂是關於幫助我們通過聲音來連接非物理(但是你想稱之為物理)的領域。不是在過時的「新紀元」(new age)裡,而是在當代舞蹈音樂的背景下,我們都可以與之相關,而對於她來說,這基本上是神秘的。

 她說:「對我來說,最好的音樂是永遠可以持續的。」 「這就是為什麼我使用電子音樂和像Ableton 的軟件,你可以玩一個(音樂)循環而永不停止,你可以死,但它仍會在進行,我喜歡這個概念,這就是為什麼電子音樂的重複是如此接近咒語,重複是完美的」

 要真正了解 Aïsha Devi,你必須聽聽她在 2015 年在 Houndstooth上發表的專輯 「Of Matter And Spirit」,這張作品捕捉了她從 2010年開始的情感和精神之旅,並於以冥想的方式紀錄於十首歌曲裏。她說,這是用以治療的音樂,最好於俱樂部中與別人一起感受,因為一個集體意識的經驗是幸福的關鍵。

 

你可以玩一個(音樂)循環而永不停止,你可以死,但它仍會在進行,我喜歡這個概念,這就是為什麼電子音樂的重複是如此接近咒語,重複是完美的。

 

 在那張唱片中,Rave Stabs 聲效和她高度處理的人聲是可互換的。就如在 「Hakken Dub」中,她在她的聲音制作中使用了大量的原始,捶打和刺耳的電子聲,也許正是她身上殘餘的朋克之怒。這些聲音補充了唱片中的高頻,飄渺的聲樂部分,亦是專輯中其中最顯著的 vox 聲效之一。她很少以傳統的方式唱歌。她的歌詞通常都是抽象的,超越了我們可能認識的任何語言。那是因為這都是她自創,混合了英語,梵語和 「魔法」,它們涉及喉嚨,舌頭,鼻子和呼吸方法的相互作用,並有別於一般片面的說話方式。

 

 

 對於那些願意深入探索其內容的人來說,「Of Matter And Spirit」 的意義可以是十分豐富。在「Aurat」的開首小節中,Aïsha Devi 用聲碼器 (vocoder) 講出她從巴基斯坦女性主義作家 Kishwar Naheed 的烏爾都語/印地語詩歌 「Hum Gunahgaar Auratein”(We Sinful Women)的摘錄。在烏爾都語和印地語中,「aurat」是指女人。在阿拉伯語中,它是指「必須涵蓋的部分」。 Aïsha Devi說她將這曲命名 「Aurat」 是為了展示社會使用語言作為鎮壓的潛意識工具。

 這就是 Aïsha Devi 的反建制者的一瞥。除了精神探索以外她還有一個強有力的政治議程,這雖不太明顯但卻無所不在的。當我和她談話時便顯得更清楚。 Devi是一位行動主義者,將藝術和音樂視為社會變革的領導者。她特別受到Guy Debord 的 「The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影響,一本於 1967 年出版,對商品化於現代社會的影響的批判作品。

 

aisha-devi-matter-om.jpg

Photo credits Emile Barret

 

 聲音頻率是 Aïsha Devi 音樂實踐的另一個組成部分。像一樣會冥想的 FIS, Devi 也意識到能量通過聲波的轉移,並在她的音樂創作中使用共鳴的方法。在研習僧侶誦經時,她發現頻率的有形影響,並將科學與她的作品的精神內容相結合。她提到以432赫茲,或者被廣知為「Verdi’s A」的方式來創作音樂,些有別於調諧到西方音樂中使用的標準 440 Hz,這被知道是「有宇宙共鳴」的音調據稱是具修復性的(儘管還有爭議)。

 自從發表了 「Of Matter And Spirit」以來,Aïsha Devi已經一路進行了三個 (有關的) 音樂表演。一個是與中國視覺藝術家陈天灼,他執導了「Mazdâ」 的優美而震撼的音樂影片,混合商業和宗教象徵主義並以社會邊緣人物為影片的主體 — 這是“怪胎和怪人”於這個世界中 — 並對其進行褻瀆。這反映了 Devi 音樂及其主題。流行文化是這裡的聯繫,Devi 和陈天灼都喜歡運用他們的藝術創作來將其玷污並徹底改變。他們在 2016 年的 CTM 節期間與 Asian Dope Boys 的舞者一起在 Berghain 演出。最近,他們在里斯本當代藝術雙年展中重聚,陈天灼,Beio 和喻晗表演了涉及服裝舞蹈,舞蹈(日本舞踏和 Vouging)的舞台劇,以及基於佛教和中國神話的敘事。

 

giphy (10).gif

 

 除了獨奏表演之外,另外一場 A / V 演出是與 Emile Barret 的合作,他創造了 Aïsha Devi 萬花筒籬形象的新聞照片,以及她的專輯預告片,以及一個使用了 「Of Matter And Spirit」 音樂的互動電動遊戲。虛擬世界會隨遊戲過程變得越來越抽象,正到玩家達到超驗狀態,就像專輯本身的敘述之一。

 Barret 與 Aïsha Devi 的視藝工作全都關於在空間層面上的破壞性。他的實時投影涉及到由陈天灼的作品,神聖形象的幾何圖案和其他借用的象徵主義。隨著電腦自我生成在現實展現混沌,拉引你進入屏幕的投影中。這本質上是讓你脫離身體和心靈,與 Devi 穿透和富感情的聲音相結合的表演是一種強烈的感官震撼。儘管如此,最具有磁性的元素仍然是 Aïsha Devi 的聲音。它穿過肉體,器官,骨骼並挖入你的內心。

 

儘管如此,最具有磁性的元素仍然是 Aïsha Devi 的聲音。它穿過肉體,器官,骨骼並挖進你的內心。

 


—ABSURD TRAX—

第 1 0 回

隆 重 呈 獻


22711735_10155737723928433_1808463700_o

 Aïsha Devi (Danse NoireHoundstooth):

 


—GUEST—
Aïsha Devi (Danse NoireHoundstooth)(Live): 

+

—ABSURD TRAX CREW— 

ASJ 
Tsalal aka Against Architecture
Kelvin T (Live)
Alexmalism

—ART WORK—
Suze Chan

—SOUND ENGINEERING SUPPORT—
Zams Yu (34/f)

日期 : 3—11(FRI)

2230 — 0400
會場: XXX GALLERY
地址: 九龍,大角咀,洋松街89—91號 建聯工業大廈,2樓A室
入場: $150

離outsiders

onl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