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um, featured, New Music, Review
發表迴響

Album Review: Jabin Law – But Tonight, The Boulevard Is Mine

卡爾維諾寫《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的頭一章中有以下的一節:「请你先放松一下,然后再集中注意力。把一切无关的想法都从你的头脑中驱逐出去,让周围的一切变成看不见听不着的东西,不再干扰你。¹」Jabin Law的唱片做的事情剛好相反,因為在唱片響起第一個音起,你的心神便不再受制於你的意識和潛意識,而選擇了歸順Jabin的節奏。

周而復始地做了六年的音樂,屬於Jabin Law的韻律都仿如一條無人的公路。一望無際,身旁亦無一人。這樣的描述不但是音樂自身的渲染,其實從其製作上的個人獨斷、全然DIY的心態上亦可見一斑。但當一個人走了太久,總會有回頭一瞥的時候。《But Tonight, The Boulevard Is Mine》大概便是這樣的一個眼神。既是回顧,亦是眺望。

如果有留意到他個人的社交媒體,會發現Jabin Law近期經常提及到Grunge這一個字眼。成長於九十年代,往往聽得最多的便屬於Nirvana、Pearl Jam一類油漬、邋遢感極重且伴隨美式車房味的搖滾。所以在首軌<No Christmas In Aleppo>中,雖然用的樂器完完全全是原聲樂器,那種厚實的油漬感卻完全走不掉。既繼承自九十年代的Heavy,亦開拓出另一種乾淨。配合略帶社會性的歌詞,有點令人聯想到Elliott Smith那種沉重及輕鬆的並置。 <Floating In My Dream>開始,音色便變得與以往的創作有明顯出入。三三兩兩電結他的撥弦、合成器一般的聲器,似西部片的節奏。這些元素我未敢說是此前從未出現,但如此合體的狀態卻是初見。

緊接<Seeing Myself Turning Into An Old Man>作為一首自省式的歌曲,適當地為前兩首的Heavy帶來一個緩衝,但在斷落中加入的電結他,同一時間加深了全張碟的壓抑感/孤獨感/焦慮不安。

公路電影的既視感在第四軌完全爆發。一往無前的狂掃和弦、重複緊張的非洲鼓取樣、一段段的緩慢升Key,<Turmoil Blues>以一種類科幻/敵拓邦的面孔再演出一條荒蕪大直路,後面緊跟著無形的敵人。

同樣壓抑的<Rising Moon>,明明是老歌老調,但在加上少量環境噪音和合成器下,整首歌曲呈現出一種淒美的疏離。令人回想到Radiohead為首的一眾古怪樂團。

第六軌<Jessica Once Was Searching>大概是全碟最重要的兩首歌(或者一首)。按其本人所說,此歌屬於意外重獲的音樂。因為舊Cassette錄音放快了兩倍速,得出了一把明明是自己但又不像自己的女聲。自此,貫穿全碟的便是這種詭異的回頭回聲。

<Would You Ever Loved My Game>屬於全碟最像舊碟的歌。旋律有種莫名的流行性,像山崎將義寫<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 time>一樣悅耳而空洞。其後的<Buying, Being Sold>可算是全碟最憂傷的音樂,多次令人有跳過的衝動,因為太悲慘。其陰暗冰冷、寂靜無光的氛圍,此前只有Radiohead的<We Suck Young Blood>見過。

<From the Pain>開始,是深潛水底許久,終於的一個透氣位。疑問的語調,些微感傷的曲色,讓人從即將窒息之際救出,同時眼淚直躺。<Neon, Neon>隨後,將深灰色的心情慢慢加溫。

<Forest Of Remains>是全碟另一首最重要的歌曲,甚至稱得上是主題曲,碟題源自於此曲,專輯核心亦是如此。因為它和<Jessica Once Was Searching>本來就是同一首歌,建基於Jabin的回望,這歌才能重新譜寫出來。當中討喜的indie-pop旋律,清甜得跟過往的Jabin判若兩人,讓人一聽愛上之餘,回音更一掃之前的陰霾。這樣的音樂在現場聽到絕對只會頭腦一熱,兩眼掉淚。

而按照一般主流熱血劇的情節,像<Forest of Remains>這樣高亢的歌只會放在最後的勝利凱旋。但是Jabin沒有這樣處理這張唱片。可能是旅人般的性格、也可能是單純地他不喜歡。他在之後放了<A Boring Midnight>和<My Demon Friend>。中慢板的手鼓徐徐響起,叫做Boring Midnight但其實不悶,反而安定。<My Demon Friend>則是整張碟最早的創作,既是終結亦是開始。Demon friend的隱喻除了相關西藏,我更聯想到十字路口的召喚儀式,有可能在一片直路過後,我們便處於一個不知所措的路口。

又,卡爾維諾寫《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的第十一章時又有以下的一節:「你以为每一篇小说都必须有个开头又有个结尾吗?古时候小说结尾只有两种:男女主人公经受磨难、要么结为夫妻,要么双双死去。一切小说最终的涵义都包括这两个方面:生命在继续,死亡不可避。²」而這和Jabin Law的作品,其實沒有關連。即便唱片和書本間,各自都充滿了互文性的鏈帶、戲仿的調性、後設的謎語,兩者之間並無意義相關。最多只是兩塊垂直的布簾在互相依並,《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剛好放在了《But Tonight, the Boulevard is Mine》旁邊。

Rating: 4.0/5

By Margarita


1、2:兩段選節皆出自努努書房小說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