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New Music, Track
發表迴響

Premier: Wellsaid – Spilling My Gut

「Spill Guts」是英文俚語中一句頗為常見的話,意思是講真話。

龐克文化裡面,我們總在提倡一種「Honesty」;一種對音樂、對歷史、對自身實誠的態度。但在為數眾多的龐克樂隊裡頭,能夠明明白白、原原本本地講一番真心話的樂隊,其實不多。Joy Division之後,Bernad Sumner和Peter Hook決定洗走所有暗黑的、諷刺的棱角,玩起了New Order,向商業路線靠攏。Jimmy Eat World在簽了大公司之後,幾乎拿走了emo這一個名字,成了代言人,但音樂,卻越變得不堪入耳(或者該感謝MCR,起碼他們將emo的tag再一次轉換,雖然也不太好看)。

本地的場景,向來都在斷層中霎眼一現,往往會見到眾多樂隊自成一派的歷史,而在一些人長大、一些人離開的情況下,所以事情都無法再以最開始那種真誠、好玩的心態再現。即便我們仍然對King Lychee、The Lovesong這些消失的名字感到欣喜若狂,但時代早就不同。場景已然不再。

我沒有在香港的場景中長大。很多時候我對一些樂隊的印象,其實出自別人口中、或是過去一些稀有地錄下來的片段。在我剛接觸到本地場景這回事,我見到的是Sweaty & Cramped的一眾系列。我那時候不太明白那個負責活動的年青人想做甚麽,我只不過是見到圍圈的演出方式就決定去了。然後我成了吉祥物,後來又因為每次看演出都喝醉,而多了酒鬼的身份。

從旁觀着一切事件發生,到全情投入在其中,我好多時候當音樂是救贖。事實上,它的確是。但場景又再一次崩潰,所有的樂隊都在離開;或前進、或解散。音樂在一瞬間變得不再有趣。

偶爾,我會以麻木的眼光去看演出,所有人都不再會動,所有你以為好玩的事情,其他人原來不承受。我以此為悲苦之源,而後,每次看演出都在期待與失落間走。

而當一切事情看似分崩離析,他依舊在自己的步調上,唱着自己的歌。

我說最多、最老套的是感謝,因為自己懦弱。但每次聽到他的歌,我都不免要講多一句:多謝。


 

5月12日在兆基書院會有一場我們期待已久的演出。

活動詳情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