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Interview
發表迴響

yung and beautiful

文:s
相:s

Yung Raise Yung Bright 建議在美孚的嶺南之風見面。那天我們下午兩點多到達這個中式庭院風的公園,外傭、老人、穿團tee的學生散落在草地涼亭間,兩位男孩說自己從沒試過大白天來這裡,有點不習慣。他們喜歡晚上沒有人的時候,找個陰暗的角落辦正經事,再到處走走chill chill

Yung Raise 穿了一件看似頗厚的鱷皮外套,貝雷帽遮不住他額頭上的汗珠,Yung Bright 的紅頭髮在陽光下閃耀,與四周的綠油油是鮮明的對比色。我們停在了一個涼亭中,有個伯伯在看報紙。我無聊說想抽根煙,男孩看著伯伯說:「有人會唔鍾意。」另一個男孩也接著說:「嗯,老人家會唔鍾意。」

000028070037

000028070013c

兩人因學習 beatbox 相識,去年在 boyschoir 舉辦的一次演出而認識柒羊、NOLY 等人,受啟發並開始寫歌。和比自己年長幾年到十年的哥哥們 gang up,他們看到很多還沒有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有時不為什麼地嘗試其中幾項。我八卦 Yung Raise 入院一事,他回答後問了句乜好 high key 咩怎麼大家都知道,我說 mixtape 封面上的照片不就是證據嗎,他只笑了笑。為他點煙時他擋風的手微抖,但又提出要坐在公園高牆的頂端讓我拍照。

Young Rockstar 愛一個上一課
That’s my life 見一個上一個
I want some girls 我不想再一個
I won’t lie 我不信冇真愛


When I die oh just remember me
I’m gonna tell you everything about me
I’m so high 我信有這一天
離開了這房間我冇講再見

 

 

000028070022.jpg

000028070033c

我們走著的時候 Yung Bright 拿出喇叭扣在袋子的肩帶,然後他便隨手把袋子掛在背上、很享受地在音樂裡腳步輕盈。十月我去 TTN 看他們的第二次登台,Yung Bright 似乎也喜歡在台上邊走路邊唱歌,獨唱《秘密不能說》時卻站定了在台前貼近觀眾,那一晚穿著白襯衫的他在周杰倫的配樂下微低著頭唱:

夜晚偷睇我手機
但我冇野瞞住你
I can’t trust none of these lames
受夠談情如同做戲


Oh I’m enough of your lies
曾經怎建立信賴
You made a thousand boys cry
And I’m just one of them

 

 

000028070035
兩個男孩所寫的純情歌詞裡時而出現藥物名稱,這種耍壞的方法已紮根於各地說唱,但那些代表的是他們想聽眾獲得的感覺:

stalk ig story
解鎖你手握鎖匙
為你寫低歌詞
我就popmolly
與你共進舞池

 

Double cup 紫色
That codeine i can’t resist
當初的意念
終於都發現

 

 

000028070034

後來柒羊來到,Yung Raise Yung Bright 話中便更自在地運用英文詞彙,例如表示認同時會說「facts」,或是在回應時對應內容在「gang」前加上多為褒義的形容詞。就算給人的印象如何叛逆也好,身為學生的三人也各自背負著不同的責任,柒羊說「讀書係好嘅,最緊要你知道你自己做緊乜」,而另外兩個男孩則覺得從擁有「yung」的名號開始才知道自己的方向。

I’ve seen the world, lit it up
As my stage now
Channeling angels in a new age now
Hot summer days, rock and roll
The way you play for me at your show
And all the ways, I got to know
Your pretty face and electric soul

Lana Del Rey – “Young and Beautiful"

我看著兩個漂亮男孩,MK地想起這首歌,如同矯情女神 Lana Del Rey 一樣,他們有那種自我陶醉的傲氣,在歌詞裡肆無忌憚地造浪漫的夢。Gang、音樂、漂亮衣服和 IG 的追蹤數字以外的東西都是假的,眾多稍縱即逝的開心串連起來就是他們的現實,同時他們會想像墮落與死亡等尚未觸碰到的未來。

在衣著和談吐上都有所改變,故人也許覺得五味雜陳,但 Yung Raise Yung Bright 樂在其中,讓萬物和自己繼續流動、成長,在芸芸潮流中尋找當下的自己。我問他們現在想要什麼,Yung Raise 不假思索地說:「想要愛。」到 Yung Bright 準備要回答的時候柒羊出現,一番碰拳自介後,我便忘記了再問。

000028070029.jpg

註:當天我要拍照時才發現傻瓜機故障,借用了 Yung Bright 隨身攜帶的即棄相機,謝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