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surd Weekly, column, featured
發表迴響

Absurd Weekly WK#∞ (3/3–9/3/2019)

gari

未料及二月的暑氣甫至,寒意又在三月乍現。恰巧俄羅斯的實驗電子廠牌Perfect Aesthetics一連推出了四張以匕首為封面的作品,其中一張便是瑞士post-punk樂隊Wavering Hands的《Flower of Paradise》。冷峻的聲音正是適時。

Wavering Hands於這張EP中一改以往曲風,較以往更偏重minimal synth的實驗性;雖於結構上轉向極簡,音樂的渲染力卻增色不少。就如在第一首的〈Tunnel〉中,我們隨著機械般規律的節拍駛進夜半的隧道,一層一層的synth如昏沉的路燈般拖曳,餘響未盡,殘影不絕–––而bassline在其下隱秘地竄動之際,我們便忽然轉移至車外的視角,「看見」了汽車的運動軌跡,行進一致的車流。在〈Gatekeeper〉中,鼓聲厚重得把人壓垮,銳利的金屬敲擊聲像是自那未知的鋼閘傳來,synthline杳冥的響鳴叫人惴惴不安,而主音的呢喃就像看門人的自白般…… “Time’s up.” 他最終說。–––我們不禁臆度:「閘後究竟隱藏了甚麼?」然而,就這樣結束了。Wavering Hands在這張EP的進步不只在純粹的音樂層面上,他們還重新審視了標題與音樂的關係–––標題不再是歌詞的標題,或是方便使然的題詞;相反,標題是音樂的總結,它引導我們想像音樂的情態,亦只有我們聽畢全曲時,才可能理解標題的意義。

在coldwave及minimal synth近幾年的回潮下,post-punk的「純電子化」漸成一股暗流,匯入到電子舞曲,乃至drone與ambient當中。除上述的Perfect Aesthetics外,柏林的新生廠牌Ombra International亦不容忽視。創立至今不過兩年,其以 “Ombra INTL” 為題的廠牌合輯EP系列便推出了5張,與之合作的樂隊及製作人幾近遍及全球。兩者雖同受post-punk/ darkwave影響,但Perfect Aesthetics和Ombra International的美學理念可謂大異其趣。與前者的唯美化的後工業美學及先鋒派路線不同,Ombra International承繼著new wave的一脈,以disco與EBM等舞曲風格為主導,唱片封面設計幾乎都散漫著七、八十年代B級片那種獨有的詭異感。





《Ombra INTL 002》是張很能表現廠牌個性的作品合集。開首便是德國dark disco樂手Curses的〈Neu Dimension〉,沉穩的鼓機、如霓虹般閃鳴(也讓人想起Human League和Japan)的synth和躁動的結他riff迭互如織,恍若在漆靜的都市深處蟄伏驟起的脈動;在B-side,西班牙電子組合Cannibal Ink的〈La haine〉所作則相反,在Balearic的節奏基礎和funk的bassline上遞加了new wave的音飾,把這注入電子舞曲的肌理中。作為Ombra International第一張的廠牌合輯,《Ombra INTL 002》奠定了它日後的基調,至今其作品亦莫不出於「post-punk舞曲化」或「舞曲post-punk化」兩者之間。在本月29日,Ombra International即將推出其第9張唱片,也是第6張作品合集。對這邁入兩周歲的廠牌而言,或許是引進新元素的時機。

 


Danny

SPELLLING – Mazy Fly

雖然很忙但absurd weekly令我終於開始扚起心肝找2019年新專輯聽聽 -0- 。聽的是美國加洲女音樂人SPELLLING的新專輯《Mazy Fly》,神秘的氛圍加上清晰動聽的旋律,令我很容易就喜歡上這張專輯。SPELLLING擁有典型黑人女歌手的沙啞磁聲的性感聲線,但她的音樂不是要做很R&B / soulful 的感覺,而是撲朔迷離的型格和神秘感。SPELLLING在《Mazy Fly》裡擅於利用synth 鍵琴的不同音色彈出不同的旋律,另以結他、小提琴、色士風作聲音工具,為自己的synth-pop / art-pop歌曲構築異色的華麗氣魄。

 

推薦曲:Haunted WaterUnder the SunSecret Thread

 

Hand Habits – Wildly Idle (Humble Before The Void) (2017)

這張是其中一張近年最中意的indie女唱作人作品。20182019的我也會間中想起,然後又播一遍。

Hand Habits 是女結他手Meg Duffy的個人唱作project。她技術很不錯,因為她一直替民謠唱作人Kevin Morbysession結他手,跟他巡演。然而Hand Habits的音樂並沒有很「結他手」,而是很低調的唱作民謠 / indie folk / dream-pop。《Wildly Idle》彌漫著一股哀怨…. 不,有哀但好像冇乜怨…… 那是一種頹廢的叫春感。好頹,但叫春味濃。整張碟都好像加了一個多愁善感的filter,但情緒從來毫不激動;首首都差不多,但不會覺得很悶,尤其當你一個人在街上走著,有少少寂寞的時候。或者當你個心有點噏,但還有正經事要幹,聽著《Wildly Idle》能把現實和心境不經不覺拉靠在一起,令你得到一些平靜。

推薦曲:ActressIn BetweenSun Beholds MeNite Life

 


Sorlor

很多人說 Solange 的新專輯《When I Get Home》遠遠不及上一張《A Seat at the Table》,但我就是喜歡她這張裡面更隱晦更優雅的音樂表達。專輯主題圍繞著 Solange 探問自己作為黑人的根,她採取的方法不是強烈的控訴或吶喊,而是娓娓編織有關黑人文化的雜碎情結。以 visual album 作為載體,三十幾分鐘帶懷舊質感的畫面串連起19首歌,拍攝團隊偏重於把 Solange 對於家鄉輕盈的想像和回憶宏大化,更找來不同知名時裝設計師和高端藝術家創作服裝、場景等等,加上各種物質消費意象,當中把黑人族群帶到更高社會位置的隱喻並不難看到。這星期大家可以在 Youtube 看到 visual album 的其中一首〈Almeda〉,除了這首外我最喜歡的還有 〈Time (Is)〉。不過,要看到完整影片非 Apple Music 用戶只能另覓途徑,找不到的可以私訊問我。


Screencap Memories

這個星期推介這些:

ANGEL-HO – Death Becomes Her  

然後還有:
ccontrary – “acceptance"

CTM 2019: Protocols—Duty, Despair, and Decentralisation by Mat Dryhurst

The promoter’s dilemma

URSSS – RUI HO

shaka bose 釈迦坊主 — (頭髮有的美,有點被帥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