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umn, featured, Opinion
發表迴響

音樂與攝影:GAS與杉本博司

(撰文:陳庭)


若然你已厭倦了節奏強烈、不斷重覆的罐頭電子音樂,試著找個悠閒的下午、或夜闌人靜的晚上,聽聽德國電子音樂家 Wolfgang Voigt (GAS) 的氛圍音樂作品。GAS曲風以極簡 techno beat 、長時間及欠缺起伏見稱。自1997年起,已發行了五張正規專輯,封面以各種顏色反映情緒氛圍。2018年發行的專輯《Raush》,以叢林實境的色調作封面,敍事性與複雜情緒更自然的流露,段落轉變亦更加不著痕跡。

《Zauberberg》 1997

《Königsforst》1999

《Pop》2000

《Narkopop》 2017

《Raush》 2018

沒有主旋律,我們到底在聽甚麼?

一如以往的 dark techno風格,然而《Raush》專輯總長一小時,曲目與曲目之間無間段銜接。似乎要遇上「不趕時間」的聽眾,音樂的意象風景才能開展起來。GAS擅長運用漫長的時間,時間成為了音樂裡各種情感(affect)背後的推動者。

<Raush 1> 以接近8分鐘的長度起首,極度緩慢展開的細微變化,引領聽眾進入這片想像的風景。森林間的日常,於人類而言卻是種種的未知。各種管弦樂器塑造的層次、深度與張力感,與混亂得近乎嘈音的底韻,指向的是氛圍盡頭的空無。

藉著GAS的音樂忽發奇想,對於時間與空間、光學意識的思索,筆者是次選了杉本博司《Abandoned Theater系列一同閱讀,與大家一起欣賞。

 

<Everett Square Theater, Boston>

Everett Square Theater, Boston

 

《廢墟劇場》快門時間與放映片長特地設置成相等,拍下來的照片就只剩一片長方形空白,而這裡的空白,指向的是時間盡頭空無。而人類走到當代藝術、以及後現代主義的時代,當我們雙眼置於白光前,能不能看到更開闊的時間觀念?時間更接近以一種更高層次的形式呈現開來,光線四散劇院各處,乃至於觀眾席。既然返回過去亦是邁向未來,而對於未來的畫面,就在我們腦海的影像開始。

氛圍音樂與東方哲學的相通之處,在於透過耳朵或身體感受另類氛圍,去體驗無限制的空間經驗。心打開了,就能聽到未曾聽過的聲音,以心當作感光元件,就能看到未曾見過的景象。而不昔一切走往狂亂的盡頭,是限制性思維的釋放,是死板建制的瓦解。

 

<Carpenter Center, Richmond>

Carpenter Center, Richmond

 

由<Raush 2>起首,一段漫長的野林探索,隨著音樂過渡而展現不同風景面向。試著放下自已對音樂固有的期待,聆聽這種來自大自然的嘮叨。會發現,由此氛圍所塑造的人造叢林空間,複雜得你永完無法掌握她的全貌,你只能每次相隔一段時間再度拿起唱片翻聽,以自已生命的經驗摸索這片無盡的虛無。

GAS透過 techno的技藝與深度的氛圍結合,將 drum machine 排樣的平板鼓聲,由永劫回歸演化成積極的虛無主義。森林迷官的強烈的意象,將一切無趣、死板轉化為音樂演進的磨練。耳朵游走到哪裡,就能聽到那裡的聲音,想像到那裡的景像。直至<Raush 5>,才似乎稍為緩和,調整呼吸,以沉穩的步調重新出發。

專輯封套背面附帶一首詩:

“Rausch with no name / My beautiful shine / You are the sun / This is where I want to be /

Rausch with no morning / This is where we burn / The Stars sparkle / In a sea of flames /

Horns and fanfares / Fanfares of joy / Fanfares of fear /

The wine we drink through the eyes / The moon pours down at night in waves /

Careful with that axe Eugene / Personal Jesus / No beginning no end / 

Eighteenth of Oktember / The night falls / The king comes / The hunt starts /

Freude schöner Götterfunken / The long march through the underwood / Trust me there’s nothing /

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a bandit / Who loved a prince / That was long ago /

Spring Summer Fall and Gas / There is a train heading to Nowhere /

Drums and Trumpets / Future without mankind / Warm snow / Alles ist gut /

The bells toll / You are not alone / The murmur in the forest / The murmur in the head /

Light as mist / Heavy as lead / Music happens / To flow like gas /

A clearing / Heavy baggage / Debut in the afterlife / Death has seven cats /

World heritage Rausch / Finally infinite”

 

音樂帶來的虛無,GAS以語言來造就更深意義。從字裡行間除了看到 Pink Floyd “Careful with that axe Eugene"、 Depeche Mode “Personal Jesus"、Beethoven “Freude schöner Götterfunken"、以及 Schoenberg “The wine we drink through the eyes / The moon pours down at night in waves"等等引用的蹤影,更多的是藝術家透過整張專輯所呈現的命運之愛。

“Finally infinite"指向的是永恒的積極,在如此荒謬的日常、崩壞的新自由主義世界,勞勞役役地過日子,還是覺知自已的渺小,仍奮力前進,以新蓋舊?一切都從腦裡所描繪的想像開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